不拘谨,不做作。

这半个月里,大部分时间里我精神恍惚,恍惚到随意抽跟烟看着烟灰的飘逸就会感到生命的卑微,吓的自己最近几日戒烟戒酒,可换来的是更加的惶惶不可终日。前天或者大前天晚上一个妹妹Q上喊我,说欠我的一顿饭该还我了,其实我是很打算去吃烧烤的,无奈这个世界上还是良家妇女比较多,我不可能每一次都按照“见面、吃饭、嘿咻”的步骤来完成每一次约会,如果每一次,我都可以用酣畅淋漓的嘿咻来结束每一次战斗,那么我便将不在是自己,而是一匹种马,可是,多哈亚运会上韩国的那个兄弟因马而亡,而且是被整日所骑在身下的马儿压死,让我警醒,太多的奴役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天性,马儿也是如此,哪怕实际上那只是一次意外。

席间,探讨的话题好象从头到尾都是围绕了我,回来以后我感觉很被动,因为我感觉自己又一次被剖析开来,一种被掏空的感觉油然而生,年龄、姓氏、语言还有关于我所困惑的一切,她埋怨我在博客上把自己搞的太过于神秘,我很无奈,因为每次我自己翻看自己写的东西的时候,都可以发现其实自己在字里行间透露了关于自己的几乎全部信息,怪只怪,大家没有仔细看,都把心思放在关于“爱与性”的迷离上了。一顿饭吃完,意味着对一个人的终结,见完面,所有的幻想便不复存在,昨天晚上在MSN上遇见嘉陌,我与她说到:“其实去上帘卷西风床的过程是最激动人心的,在通往床上的路途中,脑子里应该满是遐想,浮想连翩,而当射完以后,人的心情便该随着高潮的平台期一起,瞬间滑落到低谷。”

实际上妹妹的年纪比我大,而周围认识很多的人的年龄都会比我大,如果在我说出我的年纪之前,你没有做好完全的心理准备,那么OK,你完全有理由把我的身份证当成是伪造的,请相信我,我是一个十足的“80后”,不拘谨,不做作。之前的时间里,我一直驾驭着自己的生活,那简直就是一段悠然的“凌波微步”,什么“草上飞”什么“水上漂”,统统给死一边去,而突然之间袭来的某件事情,改变了我很多,如同我在开飞机,没小心打了个瞌睡,把飞机上的踏板当汽车上的油门用了,后果就是,从12点方向,开向了3点方向。

以后,我会更多探讨一些更单纯的东西,比如在“自有暗香盈袖慰”时所用的“指法”问题,比如“ ** ”与“外射”的区别,比如“深推”以及“深喉”,顺便再简单的讲讲什么叫安全期什么是“玛富隆”,我一直懒的说这些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些个东西,直接上google上搜一下,成千上万的解释在那里等着,当然,我知道,如果对于同一个问题的解释过于详细或者并不唯一,肯定会六神无主的,好吧,我牺牲一次,做一次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