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

1、大家接着陪我一起意淫吧,既然夸下海口,说要做一个无与伦比的二逼博客,我就得拿出十足二逼的样子来。

2、在回来的火车上,身旁坐着两个大学生,一个是扬州的一个是日比山的,两个人从上车开始嘀咕,几乎每一句话里都与“票子、房子、车子”有关,非常的聒噪,无奈之下,我转过头来看了一下两张脸,然后我实在不知道,就那逼色,还在那穷鸡吧蛋的闲扯,至于嘛,难道现在“上海女人风”开始充斥社会了?上海女人们,你们别骂我,我随口说说的,别往心里去。

3、车厢的中间,有个耐力十足的小男孩,从开车就发出狼嚎一样的叫声,边哭边喊:“妈妈!”可是,抱着他的明明就是他妈妈。哭喊了两个多小时以后,他开始做间歇性的挣扎,每隔半小时左右,便继续喊一次,以提醒车上的乘客,夜里别睡觉,贼多。

4、其实我一直没怎么睡的着,刚上车那会困的厉害,熬过去以后精神就很好,主要是因为那两个姑娘一直在那侃个不停,我被动的接受了这些事物:2000块钱的玩具车,5000块钱的手机,今年过年干爹应该涨下压岁钱,100平米的房子,30万的车子,200块一只的大闸蟹,口袋里揣着500块钱逛街的6岁小侄子。其实我并不应该强调什么,她们说的这些,确实是生活里需要的东西,确实是人所应该向往的东西,但是如果说,成天把这些挂在嘴上,那么我感觉,他们丰满物质生活的背后,似乎还欠缺一点什么。

5、贞洁与操守,两个词的本质有什么区别?一次出轨与N次出轨,或许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解释。那个在妈妈怀里喊妈妈的小男孩撒了一泡尿,终于不哭了,可是,我也到站了。

6、第二条里提到的“日比山”,是“昆山”的昵称,因为上大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帮经常嚷嚷着“日比”的昆山人,把“昆”字拆开得正解。据说日比山这个地方,有大约10万名从事“性服务行业”的人员,不知真假,无从考证,据说是真的。

7、另外,关于我的连接,刚开始的时候,我喜欢四处找人做连接,后来发现,这是个错误的做法,毕竟人以群分,所以一段时间以后我删了一部分连接,恕我不能一一提醒,我在这里说声抱歉,需要的话,你可以单独找我,我给您赔不是。现在,我只做100个连接,只做我自己感兴趣的,同时只替换不增加,安。PS:HOHO~VR现在又可以用了,所以说连接变的又不是那么重要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