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畅快的意淫一次蓝色都不可以吗?

天空是蓝色,大海是蓝色(?)。内裤是蓝色,心也想成蓝色。

记得以前一直非常的喜欢蓝色,很变半夜凉初透态的想以后买房子的时候一定要把马桶都漆成蓝色的,然后筷子用蓝色,碗也要蓝色,最好,老婆的眼睛也是蓝色。从此,我在街上发现,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戴的是蓝色的隐型眼睛呢?原来,他们和我一样,深爱着蓝色而已。我没有一件穿在外面的衣服的颜色是蓝色的,曾经有一件,但那一件丢了。或许我永远控制不了蓝色,但我的心里却永远在想着蓝色,就像自己控制不了蓝色一样无法控制我的心。

喜欢意大利、喜欢意大利的球队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但我过的一直很隐晦,不想太招摇,怕招来太多人的不满。足球场上,总有胜负,胜利者有胜利者的荣耀,失败者也有失败者的尊严。想到这里,我有点写不下去,都知道“电话门”,君子们和小人们无一不在窃喜,我将可能看到的是分崩离析。我不想看见布冯离开,我不想看见维埃拉和埃莫森被拆散,我不想看见伊布刚打点名堂就被买走。法拉利,除了蓝色外我最喜欢的红,在默默的承受。

意大利似乎永远没有都没有机会叫人们把心头的忧郁发泄出去,只是越积越深,越深越叫人无法自拔,为什么那么多人心里忘却不了蓝色,如果当年没有那么多的悲剧,是不是,现在人记住的更多的只会是奖杯的本身呢?马龙和斯拖克顿同样被我们记住了,虽然不如乔丹来的深刻,但人一辈子都不能忘记那种底线长传快攻,我试过很多次,要么我扔的太远,要么别人跑的太慢。意大利也一样,总因为蓝色而忧郁,一次次叫人欣然前往,悻然而归。不是因为斯拖克顿传过了头,也不是因为马龙的腿软,只是因为,乔丹太狠,跳投太准。

我想畅快的意淫一次蓝色,然后换掉自己蓝色的内裤,换上白色或者黑色,开始新的旅程。可能,一辈子我都脱不去那蓝色的内裤,但也请让我畅快一次,可以欣赏一回5比0,可以欣赏一回蓝色的控制球。美丽的足球是唯一的,如果不能这样,那也请让我酣畅一次,死的痛快点,我不想被人说:你的那条蓝色内裤真丑。电话门好象没的收场,可能意大利的官僚们也在等大力神的救赎。那些资本主义的走狗们,在做着比共人比黄花瘦产主义更加叫人恶心的勾当,电话门是个机会是个契机,给那些小人和伪君子们一个正名的机会。

世界杯渐渐开始有冷门,算了那个6比0,捷克的0比2,意大利的三张红牌,乱世才好看。如果,明天早上高卢再被高丽给灭了,就真的好玩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