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这项极限运动总是有度数的。

憋了好几天,没正经写东西出来,所以今天上午一边继续跟人忽悠我到底多大这个潜在的谜语的同时一边写博,很正经的写的,写第三段的时候回过头来看第一段第二段我自己一个劲的在那捂着肚子笑,这中间为了给自己拉票,我复制了几个地址给人发了,但回过头来准备继续写的时候,一个非常失败的事情发生了,我无意间点了红叉,就这样,我败在自己手里,又是一千多字付诸东流。我懊恼,我愤懑,我抠自己的鼻屎!可是我还是想不出来能有办法能把丢失的文字原封不动的找回来,点了“还原日志内容”,麻痹的还原出来的竟然是我的投票地址,杀了我吧,强烈建议服务器运营商改进后台,提供一种类似于Word的自动保存功能。

在留言里有人说我猥琐,我一楞,随即探访这个人的博客,看了一半,我立即留言:看了你的BK,我还是继续我的猥琐好了。他问我:“我觉得丫说我纯洁比骂我婊子都难受。”闻毕,我暴笑三十秒,因为我时常用同感,每当别人夸我善良、可爱的时候,我听着总感觉比说我淫贱更别扭,我情愿别人直接上来喊我是骚货(闷骚也行)或者淫棍,当然,谁要委婉的上来喊我一声伪处男,我肯定也会善意的笑纳,惟独,谁要一个劲的在那说我诚实可靠、大度可爱什么的,我就有点抓狂。你说,淫贱这些个事吧,是古来有之的,咱跟着后面装什么装呢?当然了,一部分人在大庭广众的时候是不接受公开淫乱的,这部分人喜欢在黑灯瞎火的时候躲起来乱淫。

好几天没切题了,今天切下题目,一般来说的极限运动包括攀延、蹦极,当然有人认为嗑药也算的话我也不敢反对,因为都知道卖药的后面都是黑瑞脑消金兽社会,我从来不跟黑势力斗争的。这些事,其实都是字典里用来解释极限的,那么,有没有那么一件事,是用极限来解释的呢?我想是有的——“淫贱”。这些天来事情都比较密集,思路不是很清晰,弄的自己脑子里经常有N个想法在打架,比如我这个时候就突然想到这一组词:“手淫强身,意淫强国。”然后跟着我又想到:“意淫不犯罪”,然后我又想原来“手淫也不犯罪。”我操,多么无奈的逻辑。

比如我,是个很淫贱的处男,你们拿我没办法,讥笑与漫骂我统统不怕,都八皮了吧,其实这还不够,我必须让周围的人跟着我一起淫贱起来,其实这个并不难,因为好多时候周围的好多人本身就是淫贱的,只是有时候我们看不见他们的本来面目,有的人坚持这样的监守很多年直到临死前一刻才会对过去进行一次小小的回首,告诉孙子的人说其实你爸爸不是你奶奶亲生的云云,实则,就是到了死前才愿意坦白自己当年也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而已。我这个淫贱的处男则不然,我不会偷偷摸摸,那种监守到老的人是淫贱的另一种极端,而我,则是原生态下的一种淳朴,与反朴归真无关,当然更谈不上纯洁,想当年,我也曾经无数次的为自己的“CJ”之名四处奔走相告,但比起现在,我更愿意对那个蒙着丝巾的姑娘说:卫生纸跟卫生巾到底有什么区别啊?

昨天晚上跟一个很有性格的妹子聊天,这个女的是我在某个论坛中认识的,一个有着很浓的社会腔的处半夜凉初透女,上次我装逼的时候被她一语戳到我的心眼里:“操你个A导,不许装逼!”当时我狠不得把两个手举起来说投降,彻底被她给败了。么聊几句她就回忆起我以前的一句话:“装老比装嫩可耻,装逼次之。”是啊,人就是再怎么淫贱都不可以随意的装二,不然连那些装纯装嫩装处的二子们都不如,但恰恰,恰恰恰恰,有好多人总喜欢以面具为挡箭牌,说出自己的无奈与崇高,以社会上的人情世故为砝码,衬托自己的纯白与智慧。

是啊,生活处处会显示无奈,有的人选择沉默,直至沉默到死,有人选择无谓的反抗与挣扎,挣扎至死,而另外的人,则始终活在无奈之中但从来不疲显于无奈之中,用一种自嘲的心态从始至终在别人的眼里卑微的逆行,同时宣称:我行我性,我快乐。其实,生活不是一张网,而是无数张网重叠而成,人只不过是活在海里的鱼,如果自己的穿梭能力足够强,便可以在各张网之间游刃有余。有的人注定是要一辈子在一张网里游到死的,当然我们给他提供了N次从井下面出来的机会,但是在井下的青蛙永远感觉自己的天空是最蓝的自己的叫声是最美的,其实这个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青蛙王子的存在的最客观的解释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