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有多远。

首先我想起了小时候经常会很花痴的对女人表白:“永远有多远,我就爱你多远”,同时眼里冒出一丝惆怅。由此,从现在可以看出我当年的话是一个多么大的谎言,想来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时候,对着女人说再多的谎言都不会显得唐突,更不会有虚幻的感觉,因为那时候,我们生活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个虚幻的空间,比如,我幻想过自己是赌王、是神枪有暗香盈袖手、是比尔·盖茨的接瑞脑消金兽班人,所以当我现在再面对过去的时候,我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给原谅了。

其实谎话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撒谎的时候心是不是也跟着一起撒了慌。

韩三明:这不就是南方嘛?
女:更南的南方……

这叫我立即想起遥远有多远,想起我呆会要去赶的火车,我甚至没有车票,我甚至都害怕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下车,不过我知道,这个时候,我是不允许自己也不能够让自己再被虚幻所包围的。坚定的信念以及某种发自内心的驱使,让我的眼前一片光明,在夜更黑的时候,我没有选择点灯,而是用自己明亮的双眼做路灯,让我内心的小宇宙能够延伸到遥远的远方。

我的去处不是北方,但始终会被看做是北方。南方以南的人,心里想:这就是北方了,北方以北的人会说:这就是北方了那我算北极吗?其实都不是,自从虚幻中走出来以后,我对方位的概念就再也不是那么敏感,就再也不是那么客观,因为我这会只会按照我心中的指南针所指的方向,逆风而上。当再次说起“永远有多远我就爱你多远”的时候,我的眼里填补的不再是所谓的忧伤,不再是属于花季属于青葱横行的十七、八,而是一条铁轨,一列火车,一个人。

其实这个,就是《三峡好人》与《黄金甲》的不同,看完黄金甲以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重复一个动作,倒带、定格,比较究竟是巩丽的咪咪大呢还是宫女的咪咪大。当然了,我从来不否定黄金甲,因为大场面也不是谁都拍的出来的,随便找个人给你几个亿,你不一定能拍出《大白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