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姑娘的扫"黄"大战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

南方周末关于黄健翔的那篇报道做了一个声明:《南方周末职业规范委员会:黄健翔报道真实并非不道德》,加上双方当事人这样以这样高调出场低调收关的样子,这个事情估计也就这么结束了,对这个事情我其实也没什么说头,比较的匮乏,只摘录他们声明中的一段话给大家看吧,确实可以看出一些所谓有影响力的报纸存在的不到位的地方:

求证,本报要求采编各环节都需对报道所涉事实进行尽可能多的核实。在该专题对话稿中,作者、编辑对个别硬知识的求证应更严谨。如“麦克·斯马克”到底是谁,记者、编辑应该摒除采访对象的发音和“是打网球还是打桌球的”的干扰,更耐心地求证。(可惜没有这样做)

本委员会认可编辑的解释,并认同编辑正当地行使了其对稿件的处理权。但同时提请所有编辑注意:此类不取确认者意图处,应该在发稿前同采访对象沟通、再沟通,力争共识,以免除不必要的误解。(可惜没有这样做)

本委员会认可编辑的解释,并认同编辑正当地行使了其对稿件的处理权。但同时提请所有编辑注意:此类不取确认者意图处,应该在发稿前同采访对象沟通、再沟通,力争共识,以免除不必要的误解。(注意:后面一句)

经调查,特约撰稿人吴虹飞在采访后因“怕麻烦”,多次未接采访对象的电话,此属事实。(好吧,这一点已经够了。)

见报稿及作者、编辑在工作中存在某些瑕疵,作为一个素有责任感、公信力的媒体,理应在这些细节上精益求精。(马后炮)

为什么,好多事情我们都喜欢事后论?就真为了赶那么一点时间?为了迎合新闻热点,放弃了必要的新闻底线,这个就是做新闻的苦衷?
 
         =============================================================================

刚才在小烧的BK上看见这个,我转一条,是一个妓女在劳莫道不消魂教所里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话,句句经典,怪不得有人说跟小姐聊天比听她叫东篱把酒黄昏后床收获的更多!

动手动脚是男人的事,女人只用眼神;下巴比双唇更刺激;把头发弄乱,拨乱反正是男人的事情;叫他是流氓比说他是君子更得体;男人床上的话比酒桌上的话更不可信;做佳节又重阳爱跟唱歌、走猫步一样,要饿着肚子;不是美女也要做蛇,两只手臂不能闲着。男人喜欢缠绕之美;不要动他的衣服、手机。就好比事后不要去碰他的身体一样;会吃鸡的先生一般没有情人(如果这样我应该有很多情人才对…);面对客人,不要感动,多激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