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6

没办法,人好,运气就好。

憋了好几天,实在没办法忍受大前天夜里的损失,我一直视文字如金钱,视金钱如黄金,视黄金如粪土的。看,一不小心,我又掉进了一个圈套里面。但我要说明的是,作为一个好人,终究是会有好的回报的。 昨天早上四点五十,我准时起床,虽然最近这半个月我差不多都是这个点起来,但昨天早上对我而言则有着不同的意义,学了这么长时间车,扳了那么多天的桩,该到了结的时候了。开着那辆红色的桑塔纳,我格外兴奋,过了两个红灯以后我就看见转速已经快到3000了,人家说,在市区把车开到60迈以上的,不是新手就是傻逼,的确,我就是一个无所畏惧的新手。 说到这,我首先要说下我的学车的经过,我的六叔是汽训队的队长,而我则拜在他的门下,第一天去他就把我丢给了另外两个教练,监督并辅导我扳桩,半个月下来,我的水平已经到了如火的地步,纯清这个词我需要留着来形容我在路上的水平。结合起来,就是如火纯清。 扳桩的时候可能是有点紧张,进库的时候有点偏,不过没关系,李队长面子很大,考官总不好为难队长他侄子。下午上路,同学们一个比一个紧张,而我则异常的放松,刹车,过弯,超车,考试结束。 紫衣玫瑰重出江湖,我想到当年自己一直是以她以及性人比黄花瘦爱物语、裸睡的孩子为榜样的,我当时就是想把他们三的风格融合在一起,然后糅合成A氏风格的,但现在看看自己,写东西越来越没有内容,越来越不靠谱,发现精有暗香盈袖液原来和快用完的牙膏一样,你总以为它没了,但每次总还可以挤出一点了。

未分类 12 Comments

我开着桑塔纳,却要承受被拖拉机超越的痛苦。

两天前的晚上,我写了1500字,但电脑突然死机,万念惧灰~ 要写的东西很多,最近这段时间没有系统的持续的上网,带来了很多麻烦,比如以前天天见的小妹妹现在不见了。 等我能不断的超越拖拉机的时候,我就会回来了。

未分类 16 Comments

天理何存,但我还是很天真

刚刚看到“电话门”的审判结果,AC竟然没有被降级,奶奶的。昨天一大早就去练车场开始学车,一过去就上路,把我给吓的,手心全是汗。今天早上5点就被喊起来去练车,路上人少,加上早上很凉快,基本没汗了。 夏天很热,好玩的事情太多,但时间紧迫我不能在这里给大家一一细数,等20号我考完了再说,我上的是速成班,要半个月可能,大家等我,本来夏天是一个单纯的季节,但遗憾现在这个年头,是一个意淫的年代。 我不在的这两天,小狐狸已经公然的和一个卖火柴的小妞弄在了一起,估计是天天划几根火柴好抽烟。详细情况大家可以参考我连接里的“意淫之王小狐狸|人比我帅才没我高|”的连接。 还有,N年前的今天,我来到这个淫乱的世界上,下面发一张N减一年时的照片,给大家参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5/7/bsen,20060715134743.jpg[/img]

未分类 35 Comments

盐城的傍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3/12/bsen,20060713234638.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3/12/bsen,2006071323470.jpg[/img] 下午气温下来一点,关了空调开着窗户吹个小风也是很爽的,但关键是心定不下来,事情太多。明天估计就得去学车了,我已经躲了一个多星期了,奶奶的,你说这大热的天跑去学车哪还能活啊?我已经很黑了,为了不抢非洲兄弟的饭碗,我一直想把自己弄白一点,对自己保护的好一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3/12/bsen,20060713234742.jpg[/img] 夜还是那个夜,人却早已经不是那个人,心中老早就空荡荡的了,小时候不懂事会有很多想法,但日子长了年纪大了想法慢慢就多了,但想法一多就没什么意思了,世界其实是在不断的走想苍老,而我也不过只是年轮的一角。看着窗户外面,感觉很失败,心里想为什么我虽然融入了这个黑暗但却控制不了这个黑暗内?黑暗下面其实涌动着好多的东西,闷骚暧昧的情绪哪边都可以看见,走在路上,多少家洗浴中心的门口是灯火通明,多少家发廊里的妹妹是花枝招展,依旧,在半夜里有亮光的地方还是取款机和浴城。 这些天跟着cctv6后面看了不少抗战打小日本的片子,大家知道,其实这种片子的类型大家都晓得——“抗日”,hoho,怪不得我最近一直在做典型处男。看着打鬼子的片子,心中是热血澎湃,狠不得马上找个小日本踹两脚,或者找个日本妹妹来个SM,哎,当年,日本人虏杀了我们千千万的同胞,今天,我们要yy他们千千万的姑娘。

未分类 11 Comments

男人偷腥时的智商其实是与爱因斯坦平行的。

意淫出效果了,夜里一直坚持到公鸡叫,天放白,在我的再三意淫下,意大利人民没有失望,全世界人民也没有失望。其实我希望意大利赢只是希望“电话门”能有一个好点的结局。另外,昨天晚上我还收获了一个奴隶,没办法,我眼光准,每次赌球都中。 昨天在一个苏默的签名上面看到这样一句话:“男人偷腥时的智商仅次于爱因斯坦。”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我认为应该更进一步改成:“男人偷腥时的智商其实是与爱因斯坦平行的。”相对论搬到哪都是通用的,马哲上我们学过地。 有人问为什么要这样说,其实很简单的道理,就是笨蛋去偷玉枕纱厨情是没有未来的,你见哪个白痴可以同时上几个女人的?一般女人发现男人有外遇都没什么好结果,所以男人要偷好情都要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到最大。 最近不大喜欢说话,可能是水土不服,自己这些天表现的都很懒,吃饭睡觉看电视上网,连屎都懒的拉。运动的心情没有人激发,动不起来。没联系到人,在市区也不晓得去哪个场,有盐城的灌篮高手速度联系我带我去球,要是美女高手就更好了,我在建设宾馆402,不打球也可以,陪聊什么的也可以,不收费,主要是双方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要得到满足。另外外地的妹妹来盐城的话我组织“新马泰”一日游,盐城新马泰指的是:新四军纪念馆、大铜马、泰山庙,我这也是为家乡出一份力,为盐城的旅游业添了块砖。

未分类 5 Comments

闷骚的天,惯出一个闷骚的人

如题。 这两天天气就是这个样子,稍微一用力,汗就会粘在身上,异常的痛苦,我在担心,那些嘿咻的人们,是怎样的来应对这样的桑拿天的。 夜里1点的时候,电视机突然没了信号,非常的郁闷,本来三个人手着要看球的,结果没有眼福能看到“小猪”强奸葡萄牙,哎,遗憾啊。不过这次世界杯老子遗憾太多了,也就无所谓了,只要今天夜里有信号,就成了。还有,我已经不止一次的意淫意大利了,希望在经过我的几次意淫之后,意大利可以真正的强一把,也叫我的精神被强奸一次。下午一个女的跟我讨论意大利的球员,充满着鄙视与鄙夷,可老子就喜欢,就喜欢赢,进球与终场时的欢呼才是正道。 一直到昨天晚上,才晓得原来宾馆里是有空调的,不仅如此,更可贵的是原来宾馆里还是有热水的。下午的时候看球,CCTV 4做的郝海东,有那么点意思,别看一个貌似大老粗的,嘴里冒出来的话都一套一套的。其实人家说的不假,出来踢球的,好时光也就那么十来年,这十来年弄不好就是别人家的一辈子,都说的:“这足球运动员和妓女其实是一样的,都是靠青春吃饭,干的都是体力活。” 天热,大家都别含着噎着,一个女的,删了我好几次,我几次三番的又加了她,被删,加,删,再加,时间长了我成习惯了,不加她心里就别扭,总感觉我就是该她的。 我真不想给大家提爱情,矫情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就是,事实告诉我们,女人一般会”看钱看房看车“。还好,我还没到那个时候,不过想了就聒噪,两个人在一起,到底需要什么?闷骚了。

未分类 4 Comments

在自己家里打滚

上一次,黄健翔哥哥很畅快的喊:“意大利万岁,澳大利亚滚回家。”这一次,黄健翔在更衣室里喊:”意大利万岁,德国滚回家去吧。” 后来一想,人家德国本来就在自己家里,滚 也只能在自己家里打滚,球员教练滚到各自的家中,再滚到自己家的床上,再在床上陪个谁再滚几圈。 由于昨天晚上忘带充电器,所以手机没电,但还有人非想我连时间都看不了,一个劲的想把我的手机打到自动关机。。。可能,太在乎我了。。。

未分类 12 Comments

安 不安全?

昨天看到一个镜头,非常的好玩,安全不安全,这个问题,是困绕我们很多年的问题,中奖是谁都不愿意看见的事情。但是,为安全,一定会付出代价的。投一个硬币,取去一个小包装,一紧张,脚一滑,掉下去了,从河里爬出来的时候,紧握双拳,小包装仍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4/6/bsen,200607041194.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4/6/bsen,2006070411936.jpg[/img] ================================================================================= 幼儿园小芳老师指着黑板上m、a、y、d、b几个拼音考考小朋友, 小朋友们用最标准的发音说:"摸-阿-姨-的-波~~~"。 某晚,一裸男叫了一辆出租车,女司机目不转睛盯着看他。裸男大怒,吼道:你他妈没见过裸男呀!女司机也大怒:我看你他妈从哪儿掏钱!

未分类 14 Comments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没想到是现世报,可爱的鲁尼同学会被罚下,是不是每次阿根廷的裁判过来,肯定要罚下去一个内?刚才在sohu上看问卷调查,认为7号下场过早是失败的原因,我操,明显的,失败的原因是主教练个呆逼永远都不敢换下4号和8号,二德同时上的时候,我真没见两个人都发挥过,难怪比赛没开始足总就把他给辞了,说明人家足总的眼睛还是雪亮的。 巴西,你终于可以去滚回家去了。一直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因为阵容和底蕴摆在那,我一般不怎么敢痴心妄想,但出来混,总是要还地,嘿嘿,法莫道不消魂国好样的,5号万岁。 早上接到老头子的短信,给问什么时候回家,我打电话回去,说家里的棉花地全被水给淹了,真他奶奶的,那棉花可是我亲手种下去的哇!! 刚才在南京色淫女那边看见一张照片,非常的有意思,主题表达的相当的明确,形似就算了,连颜色都是那么的逼真发上来给大家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8/bsen,20060702151432.jpg[/img]

未分类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