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6

性福像花儿一样

亲吻你的乳房 深入你的花房 占领你的心房 我,辣手摧花。你,心花怒放。 ============================ 自从上次不知道回答了谁的问题以后,我一直就没再被提问过,后天是例假,今天就破例一下吧,是那个[url=http://www.blogcn.com/user17/xiaohe5210/blog/49765284.html#mes]“贝的”[/url]给劳资传来的。。。 2006最开心的事是什么?   一直很安稳。   2006最难过的事是什么?   经常被偷,麻木了,每次丢东西都很难过。   2006年冬天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家里赶紧把房子盖好,可惜现在地基还没打。   如果现在可以随心所欲地去旅行,你想去哪?   新疆吧,听说那边东西很好吃。   你最满意自己身体哪个部位?   这得问上过我的女人才知道。。。   与别人初次见面你会先注意他(她)哪个部位?   上下一起看。   失眠过吗?用什么方式对抗失眠。   我是一只酷睡的猪。   会不会做饭?   谁还不会下个方便面啊~   你希望你的性人比黄花瘦伴侣(OR未来的伴侣)会做饭吗?   应该会吧。   你最想做哪个动画片角色?为什么?   星矢。   如果可以重来,你最想改变的是什么?   黑无所谓,但我不可以长的太黑。   觉得自己是个自恋的人么?   我恋别人多余恋自己。   寂寞的时候怎么办?   找事做,比如嘿咻什么的。   拍一下你平时喝水用的杯子上来?   不好意思,我一般都是直接用一次性杯子的。 我就不提问了。谢谢。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爱就是做出来的。

我从来不刻意寻找,我从来不勉强归类。当相互间喜欢上彼此的温暖,熟悉了彼此的味道,爱就爱了。突然间心里感到满是那种久违的小幸福,会死人的,这是只有那遥远的青葱年代才会出现的幻觉。 我喜欢小这个形容词,你用在哪都不会闲做作,比如说人胸小,比说人波大更容易叫人接受,比如说人心胸小,比说人多么多么伟大听着实在。这个年头,更多的情况下,当出现“纯洁”、“善良”、“乖”之类的词的时候,通常已经不被人当成是褒义词了。 场景:说着话,突然来人,来一句:“我、我、我不装处半夜凉初透女了。。”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几张手机里的照片

手机的数据线N天前就买了,但由于我的人品问题一直没有能成功的将手机与电脑连起来,今天用红外传到另外一个手机上面,才搞出了这么几张照片。 1、一再强调自己的农民本性,照片为证。     2、一再强调自己是个非常乖的孩子,比如可以用“处男”、“纯洁”之类的词来夸自己。     3、一再强调自己曾经真的不是个胖子,只是最近忧伤了,所以身上才长了肥膘。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丁俊晖是谁?

请先看这张截图,注意红色边框标注的地方:    这局斯诺克,我花了半个多小时,确切的说是34分钟零27秒,最后结束的时候我236比89胜出。谁可以告诉我丁俊晖的记录是多少??哈哈,肯定没过200吧! 最近发现对着电脑非常的无聊,开始尝试qq上的游戏。小时侯玩桌球被我爸打过,狠狠的打,打完以后我再也没实地摸过桌球。那时候我们玩的是8球,通常对家把“黑王八”打进洞的时候,我刚不小心打进一两个球。 在丁俊晖推翻了一直以来考大学才是出路的王道以后,我就在考虑,将来,是不是把我儿子往某些方面上培养,比如“打飞机”什么的,不知道解放军现在还用不用高射炮了,希望打台湾的时候,咱家也出份力!              ==================================== 第一次在博上发商业性广告,声明一点就是我没拿好处费也没蹭到饭。 蒋振东最新力作:《一个人住的7年》签售会,时间是12月24日也就是平安夜那天下午2点, 蒋振东在西单图书大厦1层东门内进行主题为"异乡人的圣诞,让这个冬天不再寒冷"的签名售书活动。窃以为,北京本地的要是有时间的都可以小去一下,外地的要去的话就算是进京,机票自理,他会请你们吃饭。  

未分类 Tagged Leave a comment

“炮王之王”

以前听一个人说,他男人连做三天三夜,没射,乃“炮王”;听后,我很欣慰,同时我又提出一个假设,如果一个男人连做三天三夜,三天里连射数次射还还能再射的话,那算什么?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炮王之王”? 古时候,就是古到母系社会的时候,人类都住是洞穴里,可现如今的父系社会,到处高楼林立,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生殖器崇拜”?炮王的一个作风就是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指着天空乱射一通,不管天空中有没有飞机。 很久以前我就解释过一条暗语,人们通常把男性手淫俗称作“打飞机”,而把女性手淫隐晦的说成“自有暗香盈袖慰”,而我给这个行为定义了一个更加隐晦的叫法,与“打飞机”一词相呼应,叫“开潜水艇”,潜水艇开起来的时候,除了可以排水,还可以,射“水雷”。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不拘谨,不做作。

这半个月里,大部分时间里我精神恍惚,恍惚到随意抽跟烟看着烟灰的飘逸就会感到生命的卑微,吓的自己最近几日戒烟戒酒,可换来的是更加的惶惶不可终日。前天或者大前天晚上一个妹妹Q上喊我,说欠我的一顿饭该还我了,其实我是很打算去吃烧烤的,无奈这个世界上还是良家妇女比较多,我不可能每一次都按照“见面、吃饭、嘿咻”的步骤来完成每一次约会,如果每一次,我都可以用酣畅淋漓的嘿咻来结束每一次战斗,那么我便将不在是自己,而是一匹种马,可是,多哈亚运会上韩国的那个兄弟因马而亡,而且是被整日所骑在身下的马儿压死,让我警醒,太多的奴役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天性,马儿也是如此,哪怕实际上那只是一次意外。 席间,探讨的话题好象从头到尾都是围绕了我,回来以后我感觉很被动,因为我感觉自己又一次被剖析开来,一种被掏空的感觉油然而生,年龄、姓氏、语言还有关于我所困惑的一切,她埋怨我在博客上把自己搞的太过于神秘,我很无奈,因为每次我自己翻看自己写的东西的时候,都可以发现其实自己在字里行间透露了关于自己的几乎全部信息,怪只怪,大家没有仔细看,都把心思放在关于“爱与性”的迷离上了。一顿饭吃完,意味着对一个人的终结,见完面,所有的幻想便不复存在,昨天晚上在MSN上遇见嘉陌,我与她说到:“其实去上帘卷西风床的过程是最激动人心的,在通往床上的路途中,脑子里应该满是遐想,浮想连翩,而当射完以后,人的心情便该随着高潮的平台期一起,瞬间滑落到低谷。” 实际上妹妹的年纪比我大,而周围认识很多的人的年龄都会比我大,如果在我说出我的年纪之前,你没有做好完全的心理准备,那么OK,你完全有理由把我的身份证当成是伪造的,请相信我,我是一个十足的“80后”,不拘谨,不做作。之前的时间里,我一直驾驭着自己的生活,那简直就是一段悠然的“凌波微步”,什么“草上飞”什么“水上漂”,统统给死一边去,而突然之间袭来的某件事情,改变了我很多,如同我在开飞机,没小心打了个瞌睡,把飞机上的踏板当汽车上的油门用了,后果就是,从12点方向,开向了3点方向。 以后,我会更多探讨一些更单纯的东西,比如在“自有暗香盈袖慰”时所用的“指法”问题,比如“ ** ”与“外射”的区别,比如“深推”以及“深喉”,顺便再简单的讲讲什么叫安全期什么是“玛富隆”,我一直懒的说这些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些个东西,直接上google上搜一下,成千上万的解释在那里等着,当然,我知道,如果对于同一个问题的解释过于详细或者并不唯一,肯定会六神无主的,好吧,我牺牲一次,做一次神。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喂我酸奶,陪我做佳节又重阳爱。

喂我酸奶(光明的),陪我做佳节又重阳爱(无套的 )。        ================ 图片所示的游戏为“跳房子”,小时候还玩过一个游戏叫做“咯咯轩”(方言音译),还有跑不死的“炮楼”,我曾经“炮楼”里把一个人的胳膊弄骨折。         图片来自江超人,他写的东西我看完之后感觉自己立即纯真起来,立即会回到人生中一个羞涩的时代,比如青春期初期,那时候脑子里满是理想,眼睛里尽是张望。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小孩子猜不出来的字谜

猜个字,左右两个字组成,合在一起很疼,分开了很爽。 答案是:咬。       不懂的人可以把这个字分开来念一下。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Shmily”

“Shmily”,关于这个单词,一些青年肯定了解,毕竟曾经那个青葱的岁月里,有我们总是很彷徨,不意外,我也有过,只可惜,我有的只是旁观。 ——“See  how  much  I  love  you”,这就是这个单词全部的解释,反正我翻译不出来中文的意思也理解不了英文的意思,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有时候,英语成绩不好,也是一种美德。 一个正常的男人是一定会迷恋女人的身体的,如果他不再迷恋,那么很显然他不再是人而是神。幸好,我还很正常。始终没明白“3P”以及“3S”的区别,到底谁是“两女一男”谁又是“两男一女”呢?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啊要吓拧?"

"啊要吓拧?" 这是一句苏州话,来苏州好几个月了,我自己也没能摸清这话的意思,还有“日特、假比三眼”之类的,很多口头语,念起来绝对是朗朗上口。 人一辈子都生活在找寻之中,比如找工作,比如找老婆。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一件事情来,就是昨天无意中看见一段话,基本意思是这样的:男人20岁的时候一般一事无成,没钱没房没车;而女人20岁的时候往往是一生中最美好也是最有资本的时候,当20岁的男人和20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女人是多么的吃亏啊。。。 看到这里,我就明白了,为什么街上会有那么老夫少妻,原来这个是自然的一种规律,相互补充的东西。老一点的男人该有的什么都有了,年轻一点的女人可以吆喝的资本也都在,这才叫所谓的郎才女貌嘛。当然了,这只是一种假设而已,既然是假设,那么还可以假设出其他的N种情况,比如姐弟恋什么的。 我一直在避讳说感情的问题,因为我实在太小了,担负不起某些言辞上的责任。有时候发现自己过的非常的虚伪,那么的不堪一击,如同坚果一样的伪装里面,其实软的跟个豆腐脑似的。坚果再硬,总会遇见更硬的利器,所以我的破碎只是早晚的问题,等着吧,越来越不好玩了,越来越玩不起了。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在车上。

1、大家接着陪我一起意淫吧,既然夸下海口,说要做一个无与伦比的二逼博客,我就得拿出十足二逼的样子来。 2、在回来的火车上,身旁坐着两个大学生,一个是扬州的一个是日比山的,两个人从上车开始嘀咕,几乎每一句话里都与“票子、房子、车子”有关,非常的聒噪,无奈之下,我转过头来看了一下两张脸,然后我实在不知道,就那逼色,还在那穷鸡吧蛋的闲扯,至于嘛,难道现在“上海女人风”开始充斥社会了?上海女人们,你们别骂我,我随口说说的,别往心里去。 3、车厢的中间,有个耐力十足的小男孩,从开车就发出狼嚎一样的叫声,边哭边喊:“妈妈!”可是,抱着他的明明就是他妈妈。哭喊了两个多小时以后,他开始做间歇性的挣扎,每隔半小时左右,便继续喊一次,以提醒车上的乘客,夜里别睡觉,贼多。 4、其实我一直没怎么睡的着,刚上车那会困的厉害,熬过去以后精神就很好,主要是因为那两个姑娘一直在那侃个不停,我被动的接受了这些事物:2000块钱的玩具车,5000块钱的手机,今年过年干爹应该涨下压岁钱,100平米的房子,30万的车子,200块一只的大闸蟹,口袋里揣着500块钱逛街的6岁小侄子。其实我并不应该强调什么,她们说的这些,确实是生活里需要的东西,确实是人所应该向往的东西,但是如果说,成天把这些挂在嘴上,那么我感觉,他们丰满物质生活的背后,似乎还欠缺一点什么。 5、贞洁与操守,两个词的本质有什么区别?一次出轨与N次出轨,或许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解释。那个在妈妈怀里喊妈妈的小男孩撒了一泡尿,终于不哭了,可是,我也到站了。 6、第二条里提到的“日比山”,是“昆山”的昵称,因为上大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帮经常嚷嚷着“日比”的昆山人,把“昆”字拆开得正解。据说日比山这个地方,有大约10万名从事“性服务行业”的人员,不知真假,无从考证,据说是真的。 7、另外,关于我的连接,刚开始的时候,我喜欢四处找人做连接,后来发现,这是个错误的做法,毕竟人以群分,所以一段时间以后我删了一部分连接,恕我不能一一提醒,我在这里说声抱歉,需要的话,你可以单独找我,我给您赔不是。现在,我只做100个连接,只做我自己感兴趣的,同时只替换不增加,安。PS:HOHO~VR现在又可以用了,所以说连接变的又不是那么重要了。。。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癫狂。

1、——“原来曾经你属于放荡的世界。”      ——“其实我以前属于纯洁的世界。” 2、确切的说有几年没有认真的看过一本小说,有好几个月没有认真的看过一部电影,包括热播的所谓大片。这几天上厕所的时候会把电视打开,听声音,基本每按三次遥控器我就可以听见一次周星弛的声音,很好,说明现在人们需要这样的无厘头。 3、我现在已经越来越不懂得拿什么来刺激自己,不是自己不想被刺激,当所有的激情都被尝试遍了的时候,就会发现,我所能做的,只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而已”。我好几年没正经看过 ** 了,或许现在,自己的状态是——“不爱 ** 爱A导”,我基本没有什么癖好,只是偶尔会看自己的博客,从头翻到尾,暴笑,跟看别人暴乳是全然相反的感觉。 4、淫荡其实是一种生活的姿态,放荡着自己的言行,束缚着自己的心志,因为晓得,大部分事情是通过嘴巴来传递快感的,而操作可行性,微乎其微。 5、我始终会拒绝一些东西,大概就是所谓的底线,比如叫鸡,比如 ** ,或许我抵挡不了那些诱惑,但是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6、人生几许癫狂?狂一天是一天,等自己ED的时候,再想着癫狂,就真的只剩上嘴上痛快了。我一直用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里的一切,或许会表现的焦急、轻浮甚至聒噪不安,但是我晓得,度这个东西,永远横亘在自己的喉咙中。 7、小狐狸说:做全世界最无聊的博客,我经过点化之后,决定——“争做全世界最二的勃!”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One Night Stand

突然想起初中时看的一本小说里有这样一句台词: “One  hundred  for  one  hour,  two  hundreds   for   two  hour .......five  hundreds  for  one  night!” 谁还记得这是哪本小说?嘿嘿,逗吧,卫慧的《上海宝贝》,那会我上初一,天空很蓝,河水里可以钓鱼跟洗澡。 看完这本书,我晓得,原来ML除了可以在床上,还可以在厕所里。8过那时候她写小说的时候估计BJ这个方法还不流行,所以里面那个不举的男人跟那个亢奋的女人之间一直没使用这个方法。 “床上有情,床下无情;玩得起的是无情人,玩不起的是有情人。”——转的。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小学生深谙大道理。

  人流,当然是无痛的好!!!这个傻*老师竟然认为8对,我操,估计这个老师是男的,不知道痛的滋味! 另外,关于文学青年这个事情,确实最近有很多人在冬天里面蠢蠢欲动,指望哪天来次集体性的发春,我看,在这样青葱的年代里,完全不要感觉自己也算是青年就以为可以去变语文书为文学底蕴了: 1、给文学女青年上课                2、自己忽悠自己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大学生活(二)

前面写过一次大学生活,概括出了一些常见的现象,今天来个更简短的: 上课、上篮、上厕所, 上网、上帘卷西风床、上食堂。 其实我还总结了两个,但是不压韵,所以就没放在上面,这两个分别是“上街”、“上山”。欢迎在校生与毕业生一同补充。 另外,昨天下午去打了半天球,打的狠爽,比打飞机还爽,回来后洗完澡感觉也很舒服,但是,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全身的肌肉酸痛,还好,小DD上没有肌肉,不然,就真的是疼的体无完肤了。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阿飞姑娘的扫"黄"大战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

南方周末关于黄健翔的那篇报道做了一个声明:《南方周末职业规范委员会:黄健翔报道真实并非不道德》,加上双方当事人这样以这样高调出场低调收关的样子,这个事情估计也就这么结束了,对这个事情我其实也没什么说头,比较的匮乏,只摘录他们声明中的一段话给大家看吧,确实可以看出一些所谓有影响力的报纸存在的不到位的地方: 求证,本报要求采编各环节都需对报道所涉事实进行尽可能多的核实。在该专题对话稿中,作者、编辑对个别硬知识的求证应更严谨。如“麦克·斯马克”到底是谁,记者、编辑应该摒除采访对象的发音和“是打网球还是打桌球的”的干扰,更耐心地求证。(可惜没有这样做) 本委员会认可编辑的解释,并认同编辑正当地行使了其对稿件的处理权。但同时提请所有编辑注意:此类不取确认者意图处,应该在发稿前同采访对象沟通、再沟通,力争共识,以免除不必要的误解。(可惜没有这样做) 本委员会认可编辑的解释,并认同编辑正当地行使了其对稿件的处理权。但同时提请所有编辑注意:此类不取确认者意图处,应该在发稿前同采访对象沟通、再沟通,力争共识,以免除不必要的误解。(注意:后面一句) 经调查,特约撰稿人吴虹飞在采访后因“怕麻烦”,多次未接采访对象的电话,此属事实。(好吧,这一点已经够了。) 见报稿及作者、编辑在工作中存在某些瑕疵,作为一个素有责任感、公信力的媒体,理应在这些细节上精益求精。(马后炮) 为什么,好多事情我们都喜欢事后论?就真为了赶那么一点时间?为了迎合新闻热点,放弃了必要的新闻底线,这个就是做新闻的苦衷?            ============================================================================= 刚才在小烧的BK上看见这个,我转一条,是一个妓女在劳莫道不消魂教所里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话,句句经典,怪不得有人说跟小姐聊天比听她叫东篱把酒黄昏后床收获的更多! 动手动脚是男人的事,女人只用眼神;下巴比双唇更刺激;把头发弄乱,拨乱反正是男人的事情;叫他是流氓比说他是君子更得体;男人床上的话比酒桌上的话更不可信;做佳节又重阳爱跟唱歌、走猫步一样,要饿着肚子;不是美女也要做蛇,两只手臂不能闲着。男人喜欢缠绕之美;不要动他的衣服、手机。就好比事后不要去碰他的身体一样;会吃鸡的先生一般没有情人(如果这样我应该有很多情人才对…);面对客人,不要感动,多激动。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作品不代表人品。

晚上本来准备就这样去睡觉的,但是突然在看到这样两条留言:   大宝(访客) - 2006-12-2 0:06:41 IP:218.92.230.171 还A导,我还以为烂吊呢,我扒你他妈的阴有暗香盈袖毛,在那瞎比吧论.盐城论坛上面的人说了,有人要轮奸你妈呢.叫你别一天到网,回去看好你老娘哈哈   小淫(访客) - 2006-12-2 0:12:02 IP:218.92.230.171 晕,这不是比导吗>?在这里练自宫呢,干你表妹呢,操嘿-呆比.还玩博客呢---驳壳枪,塞你表妹暗道里去. 无一例外,两条留言来自同一个人,我怀疑是大头儿子与小头爸爸,IP查询的结果是盐城城区电信,如果不是网吧,应该可以查出具体的地址。 在盐城论坛的群里我把这个发了,我知道这个人应该在这个群里,我不管这个人是谁,单从这个留言的语句的结构层次上来看,还只属于站街女的骂法,听起来比较容易叫人联想,同时还可能激发人的另一种斗志,但我翻来覆去看了三遍,实在没看出这个留言的文学含量在什么地方,唯一可以值得借鉴的就是我刚才所说的联想丰富,意淫的比较厉害。 这个人应该跟我有仇,肯定在什么地方被我鄙视过,大家知道,我从来都是一个爽直的人,看见某些不文雅的事情就喜欢上来说两句,大概以前被我说的没话说了,隔段日子想起有这么个人,想匿名来骂两句娘来缓解自己心头的恶气,哎。。。其实能被骂也是一种光荣,比如郭敬明对那些漫骂就很受用,虽然我一直挺韩寒的,真希望以后韩寒可以连着郭一起导演一出骂战,我一定中立。 是啊,人品不代表作品,一看到上面的两个名人,我又再一次想起这句话。骂我的这个人,可能有很好的文笔,擅长诗歌也可能更擅长散文,但总之,话从他或者他的爱慕者的嘴里出来了,有两句古训分别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以及“人以群分”,一个人以及这个人周围的圈子的言语及素质往往会说明很多的问题,具体的也用不着我多说,明白事理的人我感觉这个世界上还是占大部分的,虽然好多东西不怎么和谐,比如老师经常拉着学生家长一起打牌,学生家长经常会请老师吃个便饭什么的,但话又说回来这也蛮和谐的,没人嫖了小姐都得失业,GDP又得下降。 有的时候,人始终是可以扮演和使用不同的角色,心理学上早对这个有过研究,认为人在特定的环境下会做特定的事情,面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行为与处事方法,文学上把这个定义为“虚伪”,生物学上的定义比较客观,叫做“伪装”,中性词。其实都没什么,人总得有表露自我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看人表演最原始最不加修饰的时候,就比如留言里那样的,很直白,萌生着一股性冲动,最后,代我像你的母亲以及你家族里所有母系成员问好,跪安。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夹道欢迎

1、 原谅我的不厚道,我一直有这样的毛病,成天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我明白,如果自己直接说我想干*,会被人耻笑,说我这个不是那个不好,说那不是正常人的行径,说那不是有为青年所为,可我真的比谁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以前做事会很主动很细心很注重细节,而现在总是显的孤独与生硬,我想找一个聪明的女人做老婆,但是真正在我眼里什么是聪明我自己都定义不了。 2、一如以前所再三重复的那样,我已经写不出规律的东西,思维从坐在电脑前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混乱,直至进入梦乡。我梦见我的初恋,脸上是非常浓的妆,我恶心;我梦见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只听的见她暧昧的笑声,并且可以跟着后面远远的看到她婀娜的背影。我总感觉自己有大段大段的话要说,但每次要说的时候总是会发生瞬间的失忆,每次都重复着这样的情节,不安的情绪笼罩了我。 3、我可以很自如的调节生活的困境,但是却调节不了心情的乏味,对一件事物始终没有办法保持平和的心态,看见什么东西不顺眼就要上去骂两句自以为很得意的脏话,看见崇拜的东西却只会偷偷的在没人看见自己的地方多看上几眼,比如我今天又在马路上看见一个姑娘,她在过马路,而我在马路对面的电线杆上。 4、经常性的会回忆起小时候,小时候穿着开档裤拿着木头枪四处对人说“不许动!缴枪不杀!”的场面一次又一次出现我在的脑海里。同时我也会努力去寻找小时候与小时候发生的事所结伴在一起的快感与高潮,发觉,原来心灵的宽慰与高潮,才是人生中最美妙的部分,当然,ML所带来的也是其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肉体的快感往往是心灵快感的基础。 5、跟人聊天的时候回忆起两件事情,都是初中时候发生的。(1)初一的时候一个同学在上政治课的时候突然把小JJ拿了出来,告诉同桌说这个玩意憋在里面太疼了,拿出来透透气,同学提醒他现在正在上课,他说:“我知道,我就是看见了老师的胸罩。”(2)初三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了教室的前排,但是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太饿的缘故,注意力老不集中,老听见教室最后面两排有响动,碍于好学生不随意掉头的约束,没打听,课后得知,他们在比试打飞机,看谁射的快,看谁射的远。 6、在泡网上看见一个对联这样说,上联:新人新床新被褥    下联:好疼好痒好舒服      横批:夹道欢迎

未分类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