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7

遥远有多远。

首先我想起了小时候经常会很花痴的对女人表白:“永远有多远,我就爱你多远”,同时眼里冒出一丝惆怅。由此,从现在可以看出我当年的话是一个多么大的谎言,想来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时候,对着女人说再多的谎言都不会显得唐突,更不会有虚幻的感觉,因为那时候,我们生活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个虚幻的空间,比如,我幻想过自己是赌王、是神枪有暗香盈袖手、是比尔·盖茨的接瑞脑消金兽班人,所以当我现在再面对过去的时候,我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给原谅了。 其实谎话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撒谎的时候心是不是也跟着一起撒了慌。 韩三明:这不就是南方嘛? 女:更南的南方…… 这叫我立即想起遥远有多远,想起我呆会要去赶的火车,我甚至没有车票,我甚至都害怕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下车,不过我知道,这个时候,我是不允许自己也不能够让自己再被虚幻所包围的。坚定的信念以及某种发自内心的驱使,让我的眼前一片光明,在夜更黑的时候,我没有选择点灯,而是用自己明亮的双眼做路灯,让我内心的小宇宙能够延伸到遥远的远方。 我的去处不是北方,但始终会被看做是北方。南方以南的人,心里想:这就是北方了,北方以北的人会说:这就是北方了那我算北极吗?其实都不是,自从虚幻中走出来以后,我对方位的概念就再也不是那么敏感,就再也不是那么客观,因为我这会只会按照我心中的指南针所指的方向,逆风而上。当再次说起“永远有多远我就爱你多远”的时候,我的眼里填补的不再是所谓的忧伤,不再是属于花季属于青葱横行的十七、八,而是一条铁轨,一列火车,一个人。 其实这个,就是《三峡好人》与《黄金甲》的不同,看完黄金甲以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重复一个动作,倒带、定格,比较究竟是巩丽的咪咪大呢还是宫女的咪咪大。当然了,我从来不否定黄金甲,因为大场面也不是谁都拍的出来的,随便找个人给你几个亿,你不一定能拍出《大白鲨》。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诚征 ** ,管饭。

1、“看了这个情景我是站不起来了,因为我的老二已经先于我站起来了。”      “小兄弟属于不随意肌,我控制不了他。”     “我最亲密的性人比黄花瘦伴侣,还是我的〔五姑娘〕啊!” 2、“乱人比黄花瘦伦本来就是人类性行为中,极重要的一环,不分中外,从古到今都是如此。埃及的法老王部都是乱人比黄花瘦伦的产物?圣经里说现在的人类都是亚当和夏娃的后代,那不是说所有的现代人都是乱人比黄花瘦伦来的。”      “但家里总会有那么几天,卫生纸用量会大增,垃圾桶里的味道也很古怪,这让我怀疑你们的关系有些不寻常了,只是我一直不敢也不愿意相信,你们真会做出什么事来。” 3、世界上没什么好人,10个人有9个半是伪君子,还有半个是真小人。 4、其实我最烦别人加我问一些很没科学含量的问题,比如有人找我要黄色网站的地址,比如有人问我为什么在GOOGLE或者Bbaidu里搜黄片就是搜不出来,比如还有人问怎样找 ** ,这些其实我跟你们一样,没什么经验。黄色网站的地址现在基本没个固定的了,你要真能随意在GOOGLE里搜出黄片来,那估计你真的是运气的好的要死,建议你去买张彩票,要是中三等奖往上请分我一半,要下 ** 请直接找BT,BT不会用的直接去GOOGLE搜使用方法。其实吧,这些个东西都是环环相通一环套一环的,只要你智商没问题同时你在小学上作文课的时候老师教过你什么叫“发散思维”,基本就没什么困难的。 5、忠告一句。那些成天在公共场合发个人信息诚征 ** 的,我得对你们说,你们真的是傻逼。女人是如你一般饥饿,但还没饥饿到那种程度。打鬼子的时候我们学会了什么叫“迂回”,那么在冲锋陷阵的时候,我们还得学会什么叫“欲擒故纵”。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小胡打板,三分绝杀!

晚上看江苏龙对阵广东虎,作为江苏人我一直很爱省,当看见“小胡打板,三分绝杀”的时候,我激动了,联想起前天晚上丫头告诉我说什么古时候就江苏出的状元多,我心里那个开心啊,咱在有一颗爱国心的同时不能失去一颗爱省的心啊,江苏省,多山清水秀的一个省啊,当然这样的心态不好,容易被人误会成喜欢“窝里斗”,别人会说,有本事你把世界冠军赢回来啊,其实想我说,关键的时候我们会一致对外的,平时嘛就要多竞争竞争。自从前年江苏输了总决赛以后,我心里一直就想,冠军鼎我们可以不要,但是广东队我们坚决不可以输! 心里面那个烦啊,苏州这个鬼天气真不叫人抬爱,一个星期里有7天是阴天,4天在下雨,下一天阴一天,全发霉了。手也生的要死,不想写东西,看电影的情绪也培养不起来,打球的时候光热身就得个把小时,日子简直没办法过了。想以前,衣服一甩,上场就能活蹦乱跳的抢球了,现在,要小心翼翼的练上半天才敢做动作,不然立马会疼,不知道是不是更做佳节又重阳爱时需要做前戏一个道理,难道做不了爱就只能把做前戏的功夫都放到打球上了? 我现在身高170,体重170,本来计划过完年达这个比例的,现在竟然提前了,睡觉的时候摸摸自己的肚子,就开始乱怀念从前的六块腹肌了,那是4年前,我还没上大学,脸上充斥着青春的印记青春豆,没事就对着镜子秀自己的肚子,只敢自己秀给自己看,因为跟别人比我还是要落下风的。其实现在也是,我那小肚子吧,也就能小范围里比划比划,要是拉到澡堂子里比的话,我排队得排到门外。 签名很识时务的换成了“我的肉都长在胸部以下”,打下大腿跟胳膊就比别的小孩子粗,跟别的小孩一起玩的时候我妈总担心人家被我欺负,可实际的情况是我总被几个人合起来对付。有的时候吧我不是那么擅长搞什么心机,其实我是不擅于把心机表露在脸上,我总是会咪着小眼睛色色的在那对着你淫笑,别介意,我没有恶意的。除了胳膊跟腿比别人粗以外,我的屁股也比别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都说大屁股是辛玉强,可我自己却真一点都没感觉出来,还说我走路的时候老扭屁股,我也没感觉出来,小时侯家里人屁股我走路的时候有“内八字”,我自己也没感觉出来,不过我感觉出来自己是“O”型腿。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告诫

钱永远都是钱,哪怕你从来不把它当成钱,哪怕你从来就没有过钱,但还是把钱当成钱比较好。 放了个屁之后,我还是要厚脸一句:“谈钱多俗啊。”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终于有人来剽窃了!!!

        终于有人来剽窃了,虽然被剽窃的人不是我!虽然我这里有剽窃一词还不是很妥当,只是喊着顺口而已。还记的我以前发过的一张照片吗?关于小学生写的一张试卷,上面的“无痛的人流” 被无情的打了个红叉叉,今天我无意间在《扬子晚报·苏州新闻》C4(2007年1月12日)版头条看见了一条这样的新闻《“无痛人流”惊现小学生试卷》,文章的右侧配了一张照片,是截取的上一次我发的那个照片的那一段关键的部分,这篇文章的作者为张某和胡某,涉及到相关隐私,我现在也没必要暴光,说不定人家也不是想出名只是想混个稿费用的还是个笔名。         这张照片由我在博客上认识的一骚人老计所拍,试卷是他儿子做的,原始试卷和照片都保存在他自己的电脑里。报纸上对图片的注释为“图为博客上发布的试卷图片”,仅此而已。当时,这个照片被传的很广,我自己知道的只有xici某个胡同里发过,而且点击率也蛮高的,另外苏州这边好象在“吴论坛”里也发过的,文中这样说到“…成为龙城某博客网站的热门文章…”。首先,我要检讨,当时我在发图的时候没有说明图转自老计,主要是因为不想他儿子牵扯到这里面,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过多的人知道试卷的作者没有好处,当时我发纯粹是图一乐子,没想到这张照片被传的这么猛。         老计刚才给我打了电话,其实他的想法跟我基本是一样的,这照片当初发了就是为了把生活中的乐子展示给大家分享的,生活中的种种弊端在某些时候会被显示的那么淋漓尽致,无奈之余剩下的只能是嘲讽,我喜欢这样教育自己:“挖苦别人不如挖苦自己”,所以很多时候我的嘴里是苦涩涩的。在网络上再怎么传播也只是网络,博客上的相互转载最多能影响的不过就是点击率,受众也有限,但你在《扬子晚报》上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他妈的是纸媒体啊!在这里,我要强调一下,老计的真实身份根本不是什么嫖客,我以我A导的名义担保,他从既不嫖娼也不吸毒,他是一个靠摄影吃饭的人,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摄影工作者,至于是不是摄影师或者是摄影家我就管不着了。电话的最后老计讲了下要求,只是希望报纸能把这个事情稍微善后一下,虽然郭敬明剽窃那事还在那悬着,钱是赔了可歉还没道,我们希望这个事情能有一个类似的结果,但反过来,把歉先道了钱就随意了,我可没说不要,你要给5毛钱,写试卷的那个小孩还能吃根“阿尔卑斯”草莓味的棒棒糖! 附今天被报纸转载的那张照片,希望各博客爱好者以及鄙夷郭敬明的人一起,用当初转载原版照片时的那种热情来转载这篇文章,谢谢!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嫖来的。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孔子说:我父母在的时候,我不敢游泳游得太远。如果游泳,必须要有方向盘。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孔子说:因为约会导致失身,听着都新鲜。 子曰:吾未见刚者。孔子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郭德纲这样的人。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孔子说:玩3P的时候,必然有一个人会被我弄湿了,选择那个擅长(3P)的人,不擅长的人让她赶紧改正。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孔子说:高兴的时候就湿,立起来的时候像行礼,事成之后都挺快乐。 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孔子说:我自有暗香盈袖慰的时候反而挺粗鲁,然而之后挺快乐。 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孔子说:我还从来没见过喜欢德国像喜欢以色列那样的人。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孔子说:80后的人挺可怕的,但你也不敢说他们就不如现在的人可怕,四五十岁还没觉得他们可怕,那看来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孔子说:不生病的人不知道,生了病才知道自己性无能。 子曰:由!知德者鲜矣。孔子说:呦,你还知道以德治国,真新鲜! 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孔子说:如果你想改进房事质量,必须先让自己的那话儿锋利起来。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孔子说:性人比黄花瘦爱的姿势大都近似,性人比黄花瘦爱的习惯大都相差很远。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孔子说:只有让上面的人知道让下面的人被愚弄这件事自古以来一直没有改变。 转自不许联想,地址不用我给你们报了。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公交车”与和谐社会

记的以前说过一次公交车的由来——在公共场合性交的车,昨日又偶得新想法,何谓公交车,一般人家通常用公交车来形容放荡不羁的女人,比如,某个烈女隔三岔五就换个男人上一次,或者换着个姿势上男人一次。一般来说,坐公交车就要守规矩,前门上后面下,当然还要投个币,有需要的还得撕张票,投币大概是一块钱,这就让我想到,那种投币式的自动安全套售货机也是一块钱一次一个套。不过这年头,不投币的多了,不撕票的就多的不用提了,虽然现在进入2007了,和谐社会又更进一步了,但不和谐的因素要是消失了又拿什么去衬托和谐社会的美好呢?新年里,我们应该挖掘更多的“公交车”,前面后面一起上!当然,公交车的另一个形体语言就是,一般公交车上人很多,高峰期的时候都是一群一群的,看起来比较像在群P。 ——你真是一头小种马! ——大仲马我认识啊,不就是写那《三个火枪有暗香盈袖手》的嘛,可小仲马是谁? ——小仲马是写《茶花女》的那个人。。。 ——哦,那我是不是该写一个《采花女》呢? ——。。。。。。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正经和不正经的。

1、晚上看了墨攻,总结三个问题,一、过河拆桥是多么不可取;二、活着就是胜利;三、女人总是崇拜英雄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7/1/bsen,200701070432.jpg[/img] 2、—— 痒! —— 哪痒?那? ——作嗔状,此痒非彼痒! ——恍然! 此痒非逼痒!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感谢和贝的

1、醒了一次,没舍得起来,第二次醒来黏糊了好一会,下来发现有信,感谢和贝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5/7/bsen,20070105122611.jpg[/img] 2、《父子》就那么看了,片子质量不是很好,但这个场景我记的尤为深刻,只可惜这个父亲太单纯了,从来不会多想,以至后来的种种。电影的每一个情节都那么富有暗示性,从来不会多余,一个情节往往会暗示了接下来某个更为激动人心的情节的出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5/7/bsen,20070105122818.jpg[/img] 3、你们不是说我神秘吗?你们不是说没见过我长什么样吗?好了,看吧,再也没有神秘了,脸上全是坑。下次,我发我的大肚皮给你们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5/7/bsen,2007010512296.jpg[/img]

未分类 2 Comments

寅时吟诗淫湿身。

When  Nothing  Else  Matters... 题目是我最近用的qq签名,上面这句话我一直写在自己的qq资料里面,虽然我不是很懂这句话的意思,毕竟我的英语水平一直停留在ABC的阶段。我不知道寅时是何时,更不会吟诗,偶尔会在夜半钟声的时候失身以湿身。 事过境迁,这个词很好,又想到物是人非,这个词也很好,联系到标题,我发现原来汉语言文学是多么的博大精深,简直是深不可测,一个卖黄片的小贩怀里都可能是满腹经纶,我要说,网络真好。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只做考拉不做佳节又重阳爱。

题目很矫情,不敢往下写,大家看了可以自己去意淫,基本就是想两个人脱人比黄花瘦光衣服抱在一起,然后下面该干什么干什么。 “然后,你把大腿搭起,把身体折成90度,笼罩,做成一只传说中的“考拉”。”——重金属和弦。 新年,午夜12点,满城尽是鞭炮声,手机群佳节又重阳发N条新年问候,非常简单的一句“Happy  New  Year”,连标点符号都没,符合我自己一贯的作风,简洁明朗直奔主题。收到N条回复,当然在意料之中的是有个别人回复我新年好的同时顺便问了一句“你是谁”,操,我是他大爷A导!没收到短信的人,有两种可能:1、我手机里没你号码或者有你号码但你换号了;2、我发了,你没收着。 好了,新年快乐。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