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7

月底是阴雨。

1、屌天气就是这个样子,我昨天刚感动了买票的阿姨,今天就开始没完没了的下雨。我始终不知道,在英语里面,跟time搭配的话,是kill好呢还是用waste好,当然,汉语里肯定是用kill杀的起性。夜里面,我会在车上杀时间,不知道谁可以教教我杀人游戏,我杀时间的同时顺带再杀几个人。 2、早上看Gmail的时候,看到那上面的Picasa照片管理,就随手下了,安装以后,发现Google太TM好牛了!刷刷刷的,电脑里所有照片都被翻出来了,麻痹的,真爽,以前老是在电脑里找来找去找不到照片再哪,Picasa可能就是一个照片集合,但就是有点考验内存,其他的功能我还没有进一步研究。 3、不知道雨会下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晴朗起来,当然,一般在大家看来,我始终是晴朗的。人心这个东西,从来是深不可测的,可我又烦明说,我感觉吧这样的事情是需要共鸣的,一点破,就显得恶心人了。不过现在的人都恶心惯了,也都无所谓了。 4、今天为什么要写博客呢?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看着外面雨大,看着烦,索性就自己也灌点水浇浇花。早上开qq的时候一看今天没什么事,就把qq签名写成:等你们来找我聊天。一个男人来了,我说,我不跟男的聊,他随即鄙视我说我境界还没升华,其实,升华到一定境界的,都是神不是人。鄙视就鄙视吧,我感觉还是做人比较实在一点,毕竟做人可以去吃猪头肉。我还想说的就是,其实我说我只跟女的聊,你完全可以把自己境界提上去,装成女的跟我聊么,那样也好玩,我聊着也带劲。 5、我玩了这几年,是该收心了,以后,我只搞博客,不搞外遇了。当然,你们要是坏一点,还可以钻一钻中国语言的空子,认为我只搞博客的女人,不搞博客以外的外遇。不过我后来一想,要是所有人,不管男人女人,都搞婚内美满性生活,中国得有多少家小旅店要倒闭哇? 唉,我不是国务院的,我不管了。

未分类 Tagged , , , 17 Comments

花脸,你吃没?

照片拍了好长时间了,是伊利的,叫小雪生,另外蒙牛也有,叫什么我忘了,反正都不叫花脸。 因为当年的味道我已经模糊了,所以感觉差不多,但是伊利似乎好吃一点,因为有一次我吃蒙牛的时候发现有点苦。

未分类 Tagged 48 Comments

关于新系统我不得不说。

一进来当然是抵触。基本上很多人都是跟我一样的态度,不过向来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是逆来顺受的,就好像妓女被人插,一切反抗都是徒劳,当然,个别的可以把 ** 的东西夹断,就好像个别人直接搬家一样。   其实这次博客的升级,唯一叫人遗憾的地方就是没有能够一步到位,至于为什么这样的原因我不知道。 对于改版以后,我有两个问题要非常严肃的提出来: 1、好友关系建立模式的改变。 BlogCN在官方博客上这样解释“关于迁移后多了很多不认识的好友的问题:因为老系统的好友关系不需要双方都确认就能建立,为了最大范围的确保用户的好友关系不丢失,老系统迁移到新系统的过程中,我们将这些单向好友关系补全为双向的了,如果您不需要保留部分好友的关系,请手工删除。” 我感觉这个有点强制了,为什么不能允许单方面好友呢?别人有看我的权利,但也没必要非要我看他吧;就算我不想看他,也不能剥夺他看我的权利啊。以前那种模式,就好比是qq里的陌生人功能,就是别人有我,但我没别人。博客是不是可以在好友这上面再下一点功夫,在好友用户相互间的关系上做进一步改善,就好像,正常的人和人之间,也是有朋友和好朋友之分的么。 其实对于我来说,加好友最大的功能是看好友最近更新,我很喜欢这个功能,其实在我现在看来,这是BlogCN一直以来非常好的功能,也是我坚定的支持的CN的原因之一,当然了,现在还是可以看见好友更新,但说实话好多人更新的都不是我想关注的。是,我们是可以用其他的订阅方式来关注,可本来用的非常麻利的东西,为什么要废除内?非要我去抓下么?非要我去rabo么?可我懒,你们,难道不应该本着一切简化操作同时强大功能来作为你们的设计上的指导思想么?当然,你完全可以设计不出来。 2、访问统计的问题。 对于博客自带的访问统计,我个人感觉一直不够强大,所以我以前也用过好几个流量和访问统计,其中自然是"HOHO~"的最变半夜凉初透态,用的人也都非常的用户,当然BlogCN对这个统计系统的抵触也是最大的,其实我想说,这样好没意思,众所周知,HOHO是一个个人研发的软件,不属于商业行为,纯属是个人的一乐,CN作为在中国有点小名气的博客供应商,难道就不能容下一个人么?宽容大度,是一个君子应有的为人之道,作为这么纯洁的CN,可不能跟新浪一样为老不尊啊!!! HOHO我用了很长一断时间,真的是非常满足人生理需求的一款统计,虽然有的时候可能会导致打开速度过慢,而官方偶尔也会友好的提醒大家这个很有可能会泄露自己的个人信息,其实,我个人认为,出来混,肯定是要还的,装这个本来就是想看别人,要是不小心被别人看一下,也没什么不号的。用HOHO就是用近乎于变半夜凉初透态的手段查别人,再配合牛逼点的搜索引擎跟IP查询网站,那种捕获的感觉,实在是SM才会有的高潮。当然,我还没SM过,暂且先设想一下。 3、其他问题。 至于留言回复不能同步的问题。我相信,这样的问题,基本不是问题,就是CN的技术人员没有办法通过技术手段来解决,系统本身,也是可以用时间来冲刷的。另外我要补充一点的就是现在不能看到游客留言的IP地址,查不出方位了;还有就是现在的访问量只有最近一百五十条,是不是太少了一点。

未分类 Tagged 36 Comments

再牛的肖邦,也弹不出寡人的悲伤。

一个签名,多压韵啊。 随后,立即模仿出另外的: “再牛的毕加索,也画不出鄙人的彷徨。” 盗版:“梵高再牛,也画不出哀家的忧愁。” 另外Dinner(不是导演)告诉我: 小学语文老师教学生读软的时候就是这样教的:日完俺软。 上午还看到这样一条留言:下半身狂欢,上半身免谈。

未分类 Tagged 46 Comments

赵忠祥

我本来指望我能练就成他那样浑厚的嗓音,可是没成。 后来,我还指望练就成他那样深厚的道行,比如,他的手指,他的牙齿,可还是没成。 现在,我唯一成功的就是,我的声音已然有了那种在功能上挑战他的手指的能力,低沉淫荡的男中音(只能在电话里出现)。

未分类 32 Comments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演唱者,刘德华。 我们的内心,是纯净透明的,始终愿意同情并帮助概念上的弱势群体,而别有用心的人们,则在让大家行动起来的同时诉求了另外一个重点,就是自己报纸的发行量、电视节目的收视率以及网站的点击率。我话锋转的比较快,一看就知道其实我今天直接性的想说杨丽娟,我喜欢每次等热门稍微平息一点的时候,再跟着后面放两句马后炮,因为这个时候比较的尘埃落定,趋向于盖棺定论的时候出来放屁,不容易惹是生非。 某天早上,听手淫机的时候,在耳机里传来有人为刘德华自杀的事情,并且抹脖子了。我立即联想起来以前有一个大西北的哥们为了女儿见刘德华卖肾的事情,回头上网看了一下信息,果然(不了解这件事情的同志们,可以到各大门户网少上观看)。看完后,我宛然一笑,喝豆浆去了,这事就那么摆着,我隔三岔五的跟踪一下最新报道,等待着某大权威新闻机构来一次深度报道,我喜欢深度的东西,就如同男人们喜欢深喉一样。记不得哪天晚上,我去买体坛周末的时候,看到南方周末就摆在旁边,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宠幸了南方周末。 一直以来,《南方周末》的作风不论对内还是对外,貌似都是统一的,我也很喜欢,就是尽量多的陈述事实,尽量少的发表评述,简单来说,其实这就是做新闻的准则之一,用《焦点访谈》的话说,叫——“用事实说话”,事实上就是这样,只不过给你曝光了出来,至于什么是可以曝光的什么是不可以曝光的,似乎现在已经没什么标准了,或者说标准已经模糊了,人们现在对未知事物的渴求程度,已经大大超过传统的认知底线,媒体一味的在做迎合,我感受到了那种你想看什么我就写什么的态度,叫人敬佩。 南方周末这期关于杨丽娟事件的深度报道中,陈述的重点放在了杨的家世上,父亲比母亲大很多,母亲的婚史,还有杨丽娟本人的发迹史,在我知道了这几件事以后,我对他爸爸自杀这个事情,便一点也不意外了,毕竟,他曾经用打算卖肾的壮举做了铺垫。第一、文中写到,杨父给杨丽娟洗澡搓背,从小搓到现在;第二、杨妈妈为了分房子而离婚,在离婚过后先后从了N个人,并且在这当中,并没有脱离杨父的怀抱;第三、杨追星是从一个梦开始的,并不是常人所理解的被刘德华的歌声或者演技打动,当然,他的演技也没什么好打动人的。这几点,大概构成了我对这件事情认识的主体,在对前后进行串联以后,我开始怀疑我自己。 其实这个事情没什么好说的,通过《南方周末》的“深度”报道,杨丽娟一家在常人眼里已然都成了神经病,同时杨妈妈不仅是神经病,还是“公交车”,归纳他们成行为怪异,大概是对他们的友好陈情。 下面我设想了一下,刘德华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宣布单独见杨丽娟,地点安排在某5星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1、杨在关上房门后,迅速的除去自己的衣服,欲与刘德华演绎任达华与舒薄雾浓云愁永昼淇经常拍的片子,这个时候保安进来了,全程录像监控,把衣冠不整的杨丽娟带了出去,众路记者在会议室等着消息,随后各大报章纷纭%¥……%##¥%……;2、杨丽娟与刘德华面对面,正襟危坐,刘耐心地听着杨对那个梦的表述并感动着,杨说到动情处,扑到刘德华的身上,保安进来,全程录像监控,众路记者在会议室等着消息,随后各大报章众说%¥……%##¥%……;3、杨丽娟顾自走到窗口,在述说梦境的同时开始回忆自己的父亲,泣不成声,刘德华上来安慰,就在这个时候,杨丽娟纵身从窗户跳了下去;4、杨丽娟顾自走到窗口,在述说梦境的同时开始回忆自己的父亲,泣不成声,刘德华上来安慰,就在这个时候,杨丽娟突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朝刘德华的胸口捅去,最后刘德华不治身亡,杨丽娟被确诊为精神分佳节又重阳裂…… 其实,这样的后续我们还可以假设出很多,欢迎广大网友对此进行畅想,我将征集三个最富悬念的故事结尾,希望大家能够开动你们的发散性思维,为娱乐界的风平浪静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PS:未完待续

未分类 72 Comments

Ambiguous。

如果题目上的这个单词念成暧昧的话,那么我就说说暧昧吧。 这是一种有别于其他关系的一种特殊的关系,但凡有这种关系的,就绝对不会是什么纯洁的男女关系,以前吧,我就喜欢搞点纯洁的男女关系什么的,而且还喜欢和很多人同时保持这种纯正的如马克思与恩格斯般的革莫道不消魂命关系,这种关系绝非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更不能等同于同志关系,说实在的,谁一说暧昧,那关系,明摆着就是不正当关系。这种不正当的关系,在一部分人当中,很快的流行开来。 有些人之间,真的只是什么都没有,我的意思是,在肢体接触上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但是除肢体以外简直就是零距离了,这还不能归类到柏拉图那一类里去,因为那个是说男女谈恋爱的,发乎情还能止乎礼,那叫柏拉图。当然,柏拉图也是暧昧的一种,这里说暧昧,必须跳开柏拉图的界定,暧昧  ——  就是男女授受不清。很多时候,暧昧的两个人自己可能并没有感觉到两个人很暧昧,但是别人看着就不舒服,虽然他们暧昧过后的结果可能是进一步走向成熟,但也有那种,始终红颜知己的,弄到最后,估计就是一场祸水。 记的以前,我也很喜欢搞暧昧的,东搞搞西搞搞,跟一大群女人七搞八搞,搞来搞去我发现我搞的只不过是一场暧昧,只不过是在短信发不完的时候顺便杀一下时间,只不过是在平静的心绪上惹出一丝丝波澜,想壮阔都难。这样的暧昧,其实就是平地起高楼,全凭意淫,不为结果,只为过程。 其实暧昧不好,暧昧久了,会不知道没有暧昧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另外,暧昧可能还会影响正常关系的人的情绪,搞点小暧昧没什么不好,但是暧昧惯了,就肯定会有些奇风异俗了。我拒绝暧昧,但我一直没有拒绝暧昧后面的事情,只因为,暧昧太累我写这些也太累。

未分类 49 Comments

感谢王小波

送了我这么一个网名。没摸过电脑以前,我就听人说,上网,得先给自己弄个牛气点的名字,你看人家那什么帅的惊动党中央、不帅你打我之类的,听起来应该如雷贯耳,用起来更应该顺风顺手。起先,也就是我上高中的时候,那时候上语文课的时候除了看看老师今天漂不漂亮,顺带再看看窗外有没有美景以外,脑子里就没正经过,想东想西想七想八的,一边乱想一边趴桌下面看点小闲书(没敢在教室里看黄书),看着看着,我就看进大学了。 其实这期间,一直在寻思给自己进行下合适的定位,起个响亮的名字。大一的时候,没有泡妞,没有需求,没有花香,唯有寂寞,心灵的空虚强迫我去寻觅思想的食粮,众里寻他千百度,我在图书馆的书架上看见了王小波的N个时代。我抱着一颗祈诚的心,用一种感恩的心态(这两句话好恶心),一本一本的往外借,那时候,是多么的痛恨图书馆的那个老太婆,用满脸欲求不满的表情告诉我一张借书卡只一次只能借一次书,我当时心里直接给她联系到一个安全套一次只能做一次。。。 期间看了王小波诸多的作品,从时代三部曲,《沉默的大多数》,《我的精神家园》,读遍了。我现在回忆起来,唯一能记住的大概也就是这些书的名字与梗概了,内容,细节,我统统都忘记了,唯一记住的是,在一次大便的时候,我一边看着书一边屙屎,书看的很入神,屎屙的也很来劲,只听扑嗵一声,我的眼睛便定格在“ ** 导演”四个字上,体味着排毒带来的顺畅,体会着视觉意淫上的快感,我内心独喜,擦干净出来,对众人宣布:“我, ** 导演。” 把图书馆的书架翻了一个遍,那个欲求不满的老太婆如故,这中间大概有半年的时间,我整个人沉浸在王小波用文字塑造的精神世界里,蠕动我骨子里的自由懒散主义与浪漫现实主义,其实,我对这些上纲上线的理论是完全的不了解,不清楚,不晓得,可我想我思想意识形态的行成在很大程度上来讲,是得益于王小波的感染。我不做他门下的狗,也不参与他门下的那个联盟,毕竟,王所倡导的物质生活形态中大概是不提倡拉帮结派的。。。 有趣与自由,是王小波从头到尾所诉求,当然,我理解里王小波所讲的自由,并不是那种漫无边界的,我始终无法具体的去把握这样的自由究竟是怎样的界说,讲到这,不妨讲下他老婆李银河,李银河一直在搞性观念与性解放,围绕她的最火的问题大概就是换偶跟妓女非法不非法,只是我始终感觉,有的时候,很倔强的在那里摆弄文字的约束性与汉语本身存在的歧义,一点意思也没有,还不如去放两炮来的开心。当然,我希望她所倡导的东西不仅仅是在媒体上可行,要是在舆佳节又重阳论的轰击之下立法了,我绝对是敬之又敬。 我想王小波更多的时候对自由的提倡是在人的思想以及精神状态上的自由,更多的,我解释不了。 再来说有趣,王小波不论在他的小说还是杂文中,都不约而同的强调有趣对于人生的重要性,他把有趣当成对自己一个要求,并且认为人人都该是有趣的,无趣,便是一种罪恶。我也这样想,对我还有更多的人而言,在人生更多的时候会显得无趣,在思想层次上,孤寂的人越来越多,在这个时候,有趣变的尤为重要。有趣,就像一把钥匙,带开人与人之间沟通的隔阂,只有穿透这层最开始的阻隔,在相互认同之后,才会开始进一步的交流,当然,这样的认同并不是指意见的统一,而是存在的一种认可。只有有趣的进行沟通,人才不会有寂寞,才不会终日孤独。 王小波所带来的,是人思想的迸进,虽不及鲁迅般普及,但仍然影响了认识汉字的那一大片人。

未分类 54 Comments

四月

其实是4个月。某一个时间段里我就需要一个纪念,无所谓一切,但所谓纪念。路是一步一步走,桥是一座一座过。重复不同境界的杜拟与编撰,构成一组组层叠的影像。 手机的记事本里N天没有更新,与之同步的是博客N天没有正经的更新。昨天下午,去师大公寓打球了,半路上,学生姑娘们穿着格子裙,用近似招摇的步伐告诉我,天热了,夏天快到了。 四月,有家里的油菜花,去年的这个时候,坐火车回家考那个道路交通法规,看见窗外成片的黄色,美。

未分类 30 Comments

500000≠500W

500000≠500W 我中了500万的话,我就去买10000张彩票分你们玩。 PS:谁先借我两块钱买张彩票?

未分类 12 Comments

所谓A导

就是时刻都在直面惨淡的人生。 1、一直酝酿是不是要改名,最后还是算了,别人的鄙夷所带来的那点压力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 2、从某个角度上来看,现在我走在大马路上,扶着电线杆,放眼过去——“银装素裹的小姐,浓妆艳抹的大学生”。 3、怎样检测一个人?很简单,灌他喝酒、陪他打牌,临了的时候,再找个美女色诱一下,能不能抗住,就全看个人了。 4、如果一份工作,在你中间去拉屎的时候连领带都不能松开,你会怎么想? 5、王塑说:什么声音变成统一的声音了,那就是暴力的声音。我仔细想想以前,好多事情,我感觉曾经遇见的,就是一群傻逼。 6、其实所谓轻佻,不在乎开始,只彰显结局。每个人都有在精神上征服你的潜质,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在身体上征服你的本钱。 7、“这样的山村里该有片小树林,在一个夏日闷骚的夜晚,月高夜黑,猿声凄厉,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依稀可见树林里人影晃动,空气仿佛凝固了,夜的森林在这一刻显得更加的阴森恐怖,寒气逼人,似乎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阴谋,冥冥中夹杂着貌似凄惨的呻吟,突然间,一声沉痛的尖叫打破所有的和谐,又迅速,归于死寂,”  ———以上,是一段关于野战的描述。 8、明星身边,总是不缺乏陪衬,有一天,我也成为明星,会是什么样呢?这个男地,已经在我的博客上出现两次了,好兄弟;这个女的,也在我博客上出现两次了,不光是好姐妹吧,哈哈。      

未分类 4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