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7

我要去滨湖公园买把枪。

因为走的时候太匆忙,忘记买了,说好带给外甥玩的,他现在每天缠着他妈妈给我发短信,催我去他家。 PS:伊拉克好样的,那他妈踢的才叫男人,那他妈才叫足球。

未分类 Tagged , 3 Comments

可爱的马赛克。

曾经下过一个片子,大约有12G,显然易见的高清晰,长约一个半小时,一群人听说有高清都非常的兴奋,洗澡洗到一半的都会围过来,前面的演员的入场什么的,个个惊叹清楚漂亮,调情的功夫也是非常的了得,摸拉拿捏,舔吸咬啃,都非常的到位,我想拍这个片子的演员一定是高人,那个男的也没有大肚皮,那个女的乳晕也不深,用旁边那兄弟的话说:粉嫩粉嫩的妹子,拍这个真可惜了。其实我要批评他这样的嘴脸的,麻痹,被他压在身下,他就不会说是可惜了。 前戏大约持续了有10分钟左右,胸衣也褪了,大家基本都看的目瞪口呆,狠不得上去帮个忙把那小T裤拉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那个男AV的手,希望他能麻利一点,大家也知道,这个时候,所有人最需要的都是一次深入,看的人需要深入的看到画面中的每一个细微的部分,毛孔也不能放过,而如果是实战,则是需要一次没有禁锢的推进与突破,然后短暂的停留,再接着·#%·¥#%(此处省略三百一十二字)。 可是,可是那男的就是不慌不忙,就是考验观众的耐性,而我们处于对原著的尊重,没有去选择快进,一是因为大家谁也不想表现出猴急,沉不住气是要被大家笑话的;二是因为大家其实也都是初学之人,其中不乏很多跟我一样是处子之身,所以很希望通过这样高清的片子,给自己洗洗东篱把酒黄昏后脑,长点见识,以备来日的不时之需。画面里那个长着小胡子的男淫仍旧在津津有味的品尝着那个有着不错乳型的女淫的身体,或者更确切的应该说是皮肤,而且这段时间集中在腰腹一带,经验表明,这里是大部分女人的敏感区域,吸吸咬咬,感觉甚好。 其实这个时候大家个个在流口水跟 ** ,我保证看的人中基本多处于冲锋状态,而且先期的润滑液肯定也都分泌出来了,不过大家还是能够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跟着小胡子的嘴和手走。又过了十分钟,小胡子大概也亲够啃够了,看着画面,我明显可以看到那个女的肚皮上被口水浸淫的痕迹,不过大家应该知道口水黏着的滋味是很不爽的,所以,我也蛮同情专业演员的,什么都没干就弄一身口水臭,多难受啊!~ 这个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紧张起来,看一眼画面,原来那男的已经开始拉小T裤了,可,就在这个时候,高清明亮的画面上突然出现了N格碍眼的东西,麻痹,MLGBD,传说中的马赛克来了,简直了~,所有人都发克到发指!有两个兄弟站起来,满脸的失望,说:回去洗澡,麻痹。作为本次放映的召集者,我十分的没脸见人,辜负了大家的殷切希望。。。留下的几个人之所以要坚持,实在是因为幻想着这片子后期制作负责打马赛克的工作人员开个小差,留个没打的空子,只听见音箱里不时的发出闷叫,叫声实在没有那长相吸引人,以此,我们可以排除这个肯定不是 ** 。。。 画面里翻江倒海,可画面的中心位置始终都有一坨挥抹不去的方格,若隐若现,几个兄弟只能边吐口水边强行记忆这里面的招式,期许能搞点什么新的花招出来。。。这绝对是我一次粉可爱的马赛克经历,看对最后,所有人都失去了原本的兴致,真应了那句乘兴而来,败兴而去~~~~~

未分类 Tagged , , , 13 Comments

我最近活的很傻逼。

最近很困顿,以前一直用很二的精神教育自己,就像主任说的,带着自嘲的精神总是不错的其实我在很多的时候,也如此要求自己,可这两天,我傻比的一塌糊涂。插一段对话。 Carson Chang :  Who are you? 【A-Director】: A导 Carson Chang :  oh.  I see. 【A-Director】:认识了 ?  Carson Chang :yes. You have a good blog.   And you is a thinking man. 【A-Director】 : 3Q Carson Chang : you are a thinking man. 【A-Director】 :你太客气了,我就是个色帘卷西风狼是个骚包,是个看见美女就想知道他穿的什么颜色内衣的委琐男人。。。 我一直把自己搞神5神6的,其实,我也没什么,就是N坨肉架在一副还算结实的骨架上面,我有你们憎恶的所有,也有你们暗自里需求的所有。

未分类 9 Comments

日也光荣

得买本《光荣日》看看,好教育自己,日也光荣。摘录一段话: “英语老师打一张一条,然后说:LOOK,BIRD。然后下家马上摊出两条和三条说:EAT。他把一条收进来以后,斗了一个红中,说:CHINA。   但是包括英语老师在内的人都不知道发财怎么说,后来同桌的镇长说:我没学过,但是我经常看美国的片子,我觉得里面有个词,和这个“发”挺像的,就是FUCK。FUCK是什么意思?我看,就FUCK好了,刘秘书,你觉得呢?   大家一直说,镇长有语感。而且镇长打牌有个习惯,很喜欢留着发财,留着留着,很多局牌都等着发财就能和。大家到了局尾就故意打发财,镇长很开心,连声叫唤:好好,FUCK好,我就欠FUCK。” OK,多少年前我就做韩寒的粉丝了,怎么地,你们鄙视哇~四迷们要出来找我干架么? 最后想弱弱的问一句:谁可以告诉我正版的书上哪买,我在新华书店好像都看到盗版的了,难道新华也被盗版了?

未分类 11 Comments

品格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人生需如此。 我一直是用很直白的语言来解释这些东西,因为如果我把书上的东西复制过来,就没人愿意看了。 测试完毕。

未分类 6 Comments

分享两段不要Face的开头。

一、真的超级不要脸,有文采的一逼,我都不知道这个逼怎么编的出来的,实在佩服死了,谁要能找到这个文章的作者,我一定拜他为师。大家请看——       “也许我应该起一个更赋予诱惑力的名字,作为我内心世界的强烈表白的标题,这样一来或许更加符合江河日下的世风的潮流,比如说「不伦官半夜凉初透员的荒淫自辩」。可这哪里是我真实感受的客观描述!事实上,我也在时时反省自己,我走的真是一条寻求真爱的漫漫征途?不过,我并不担心没有更加具有诱惑力的标题的出现。不是「水浒传」也有个时尚的名字,好象是叫「一百多个男人与几个女人的故事」吧!   尽管我与我的粗俗的同僚们所做的事在别人的眼里都是天下乌鸦彼此彼此,但我很鄙视他们的灯红酒绿乌烟瘴气的生活。毕竟我是从事的是高高在上的职业,并具有常人所难以达到的高尚的世界观与人生观,怎么能一年四季都像处于发情期似的,追逐于骯脏之地,不分对像乱顶乱撞,行不齿之欢呢?   友人说:「男人只是注重肉体的动物,可以没有爱情而交欢。」可我并不觉得是这样的,尽管我也承认男人是脆弱的,经不起花花草草的诱惑。不是说女人都是水做的吗?我觉得我就是一棵浮萍,爱也像我的躯体一样无依的飘浮在水面上,还没有寻得一处可以停靠的地方。在我的路途中,时不时会被水中的根须勾住而得以舒缓一下路途的疲倦,但我还是不得不去寻找更富有梦想的圣地。有时我会找到一个温暖的停泊地,并能在熟悉的气味中蓬蓬勃勃,但那注定只能是客栈,尽管我无比留恋。我现在已经浑钝,分不清选择如此生活是我所企求的,还是我迫不得已而为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谁能体贴做领佳节又重阳导的苦衷,你能说我真的很幸运吗?          说实话,能把伦乱文章的开头写成这样的,确实也不简单了,编的很好啊,最少小时候是个文学青年,也可能本身就是个文学青年然后转行成文学老年了。不过后面的内容就没这个牛逼了,无非就是扒扒灰搞搞姐弟恋什么的,全然没有这个开头叫人印象深刻! 二、 “我在这篇文章之前请先允许我真心的声明: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我之所以要把自己的那段经历写出来完全是出于对文学的挚爱。 记的一位伟人说过,文学的发展归根还是性文学的发展,我想把自己的不幸转变成对文学发展的一点点贡献。 女孩子有这样的经历是不幸的,可是既然有了就会使自己的感情更加丰富细腻。 我知道这样的文章现在还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只希望您看过之后会让疲惫的身心放松,或者,能激起您对美好生活的珍惜,或是同志的姐妹文学创作的灵感。”         这是另外一个题目叫作《三个奸污我的男人》的开头,如果真的是个女文学青年写的,那么就真的够不要Face了。。。

未分类 Tagged , ,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