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7

新一轮的脑子不好。

以前脑子不好过,大概是5、6月份的样子,经常坐车坐过站、迷路什么的,这几天发生了两次手机忘带,一次忘记充电,今天还把钥匙锁在门里,下午半天坐在电脑前面,没写出一句话,别说出奇,就是交差恐怕都难了,突然发现自己当初不应该学新闻,应该学点别的,比如厨师啊、出租车司机啊什么的。。。到处都是冷静的思考,我的情绪没有一点的波动。

未分类 4 Comments

特别的凌乱。

脑子里非常的乱,谁也做不了谁的救世主,反正我还没有做救世主的能力,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明白自己处境的卑微,昨天夜里基本一夜没怎么睡,可是起来的时候连做的什么梦都不记得。写了一千多字的东西,自己看了凌乱,然后别人看了也说凌乱。 不想写东西,不想说话,因为自己每天都在混乱的过着,虽然上班还算充实,可是我还不至于24小时用工作来填鸭自己,我也想放松,我也想玩玩,但就是找不到什么放松的方式,现在连换衣服去打球的热情都没有了。 莱科宁赢了,那天晚上看到两点,第二天迟到了。。。

未分类 8 Comments

签名

看似风光,内心彷徨,容颜未老,心却沧桑。

未分类 5 Comments

口头禅。

我是一个喜欢口头禅的人,一说明我这个人低俗,二说明我也是个有爱好的人。比如以前我总爱说他妈了个屄的,后来简称为妈比,并且修饰的写成麻痹,后来还经常日特了。现在,被人们总结出来的是:阿有意思啊。。。。心都碎了。。。。我是用那种不标准的普通话念出来的,没法录音。。。天冷了,每天夜里都会被冻醒,没有垫被,凉席很凉,总是裹着睡,可是大概自己太胖了,总感觉有哪露在外面,为什么夏天的时候没感觉到这份寒意?

未分类 14 Comments

爱你就像爱生命。

我好像不会写情书,我的感情从来都没有办法在纸面上进行细腻的表达。

未分类 14 Comments

不停的做梦

我知道这是身心不健康的暗示,但我没有办法抵御,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你们我梦到了什么,太古怪

未分类 8 Comments

结婚

李静是我大学的一个同学,睡在我下面的床上,我们曾经彼此感受对方在打飞机时的劲道。在学校的时候,我经常被不理解,他和胖子也许是唯一理解我的人,今天他对我说,他会和我们班另外一个人结婚,没想到,毕业之后的戏会唱成这样,看着他所洋溢出来的俗气的幸福,我在祝福的同时只有自己一个人暗自悲伤。 日子一如既往,每天还是做同样的事情,乏善可陈,我这个明白所有事理的人,却总是一根筋一样想不明白,没有理由,更没有征兆,或许一直这样下去,生活里不再有曾经的生机。回想过去是一件让人痛心又叫人开心的事情,当想到曾经的美好,脸上会流露出傻傻的微笑,当想到这些已经是过去时,微笑在转瞬间就会僵住,可悲的事情。 无法挽留,不可补救,当自己面对这样的现实时,有些词穷,无奈的很,丧失了太多的东西,一直这样。我现在更多的时候已经解释不了自己。曾经面对结婚以及人生的以后这样的事情的时候,自己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有些莫名其妙,也许我本身,就是一堆垃圾。面对这些的时候,我有点无法接受。冯的哥哥今天结婚,而我却没有去,以前我还想,他结婚了就该到我了。。。等着李静喊我喝喜酒,是不是要徐州喝一次,然后再回南京喝一次?

未分类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