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暑

中暑。

昨天中午吃饭喝了酒,喝完酒就开个摩托车回乡下,在一个看似很容易的弯口,我刹车没踩住,一头开到沟子里,索性没受伤。 下午从乡下回镇上之后就感觉不舒服,到了市区的时候就是没命的难受,想吐,头又晕又疼。 最近沉湎于感情之中,我从不在这里叙说我的感情,但只是想字里行间我的感情会被人接受与理解。 外面的事情不在是我关心的,不关心方便面涨价需要抢购囤积,也不关心谁死了,柏邦尼说他当初起这个名字的时候跟伯格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要这样说的话,我祖上跟柏格曼的关系,又怎么计算的清。 说起方便面涨价好多人去超市抢购,我看着很想笑,念叨这念头不仅抢购的人傻比了,连报道的人也跟着傻比了,全民物价上涨,方便面涨个两毛钱怎么了?至于么。。。竟然报道说有好多人去超市买了多少多少箱,太傻比了吧,这一箱正常24袋左右,为了省这两三块钱,至于兴师动众的跑去买了放家里么?也不嫌碍地方。麻痹,真是节约的人。中国就是靠这样的节约,才强大的。

未分类 Also tagged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