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人比黄花瘦产党

神啊,救救我吧。

我其实是无神论者,坚定的共人比黄花瘦产主义战士,一边喊穷一边还要交5块钱党费的好同志,当然我比较忌讳同志这个称呼,这年头已经不比当年,同志目前和小姐一样不可靠,我宁愿大家相互招呼先生,来的比较不肉麻。。。 世界在变,奥运会没变,虽然有布什的同胞很不和谐的被社会主义战士给和谐掉了,但比起祖国的大好形式,偶尔死一两个人我想也应该算是和谐的表现方式之一。最近很忙,忙里偷闲看看奥运会,输给西班牙输的多可惜啊,哎,教练的水平也一般啊。。。 接下来的两个月,又没的搞头了,过两天上海,中间估计连迷路的时间都没有,当然我这样擅于挤牙膏的人,还是会挤出时间继续看篮球比赛的,毕竟我比较喜欢科比,虽然人间以前有过前科,但也只是强奸成年妇女而已,我要运动,我要打球!

未分类 Also tagged , , , , ,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