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学

分享两段不要Face的开头。

一、真的超级不要脸,有文采的一逼,我都不知道这个逼怎么编的出来的,实在佩服死了,谁要能找到这个文章的作者,我一定拜他为师。大家请看——       “也许我应该起一个更赋予诱惑力的名字,作为我内心世界的强烈表白的标题,这样一来或许更加符合江河日下的世风的潮流,比如说「不伦官半夜凉初透员的荒淫自辩」。可这哪里是我真实感受的客观描述!事实上,我也在时时反省自己,我走的真是一条寻求真爱的漫漫征途?不过,我并不担心没有更加具有诱惑力的标题的出现。不是「水浒传」也有个时尚的名字,好象是叫「一百多个男人与几个女人的故事」吧!   尽管我与我的粗俗的同僚们所做的事在别人的眼里都是天下乌鸦彼此彼此,但我很鄙视他们的灯红酒绿乌烟瘴气的生活。毕竟我是从事的是高高在上的职业,并具有常人所难以达到的高尚的世界观与人生观,怎么能一年四季都像处于发情期似的,追逐于骯脏之地,不分对像乱顶乱撞,行不齿之欢呢?   友人说:「男人只是注重肉体的动物,可以没有爱情而交欢。」可我并不觉得是这样的,尽管我也承认男人是脆弱的,经不起花花草草的诱惑。不是说女人都是水做的吗?我觉得我就是一棵浮萍,爱也像我的躯体一样无依的飘浮在水面上,还没有寻得一处可以停靠的地方。在我的路途中,时不时会被水中的根须勾住而得以舒缓一下路途的疲倦,但我还是不得不去寻找更富有梦想的圣地。有时我会找到一个温暖的停泊地,并能在熟悉的气味中蓬蓬勃勃,但那注定只能是客栈,尽管我无比留恋。我现在已经浑钝,分不清选择如此生活是我所企求的,还是我迫不得已而为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谁能体贴做领佳节又重阳导的苦衷,你能说我真的很幸运吗?          说实话,能把伦乱文章的开头写成这样的,确实也不简单了,编的很好啊,最少小时候是个文学青年,也可能本身就是个文学青年然后转行成文学老年了。不过后面的内容就没这个牛逼了,无非就是扒扒灰搞搞姐弟恋什么的,全然没有这个开头叫人印象深刻! 二、 “我在这篇文章之前请先允许我真心的声明: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我之所以要把自己的那段经历写出来完全是出于对文学的挚爱。 记的一位伟人说过,文学的发展归根还是性文学的发展,我想把自己的不幸转变成对文学发展的一点点贡献。 女孩子有这样的经历是不幸的,可是既然有了就会使自己的感情更加丰富细腻。 我知道这样的文章现在还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只希望您看过之后会让疲惫的身心放松,或者,能激起您对美好生活的珍惜,或是同志的姐妹文学创作的灵感。”         这是另外一个题目叫作《三个奸污我的男人》的开头,如果真的是个女文学青年写的,那么就真的够不要Face了。。。

未分类 Also tagged ,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