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鸭子与鸡

南京的鸭子,是很有名的,有桂花鸭、盐水鸭、油烫鸭、啤酒鸭,可到现在为止,我在这还什么鸭子都没吃着。不知道北京有什么鸭子,不过听说北京的鸡很出名的,是不是也对应的有什么叫花鸡、童子鸡等等的。 这两天,我夜里睡的都不塌实,感觉缺少些什么,白天的时候,自己的脑子也经常性的堵住,因为人一思考终极问题的时候,就会摸不着方向,我不能像那些牛人一样,从宇宙守恒研究到大慈大悲,我就是稍微的想了一下人死前会想些什么,我就糊涂了,思维就停滞在那了。 我在想,土与水泥的关系,有人说他们的关系是融合在一起就成了混凝土,其实不然,混凝土是水泥跟沙子搅拌在一起的;我又想了,出租车和公交车有什么关系内,难道是妓女和 ** 的关系?接着我又想,航天飞机跟航空母舰的关系,难道是老鹰和小鸡的关系?突然,我有想到,一个人的文字风格,从某方面来看,肯定与输入法的选择有关,比如,用五笔的跟用拼音的肯定不一样,用手写板的跟用键盘的又不一样,用智能ABC的跟用搜狗的也肯定不一样,这一点,我自己是有体会的,总结的来说,就是操作越简便,文采越好。

未分类 Also tagged 4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