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这不是一个正比的世界。

难道是反比么?可是从胡汉三回来被抓到刘胡兰英勇就义,我都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反比。我从小就讨厌代数以及与之相关的几何模型,所以,我压根不知道高数为何物,请为人师表者离我远点,我不爱好被人教导,难道,狮子座就是这样的么? 我不能与你们讨论哲学,不能与你们讨论人情世故,不能与你们讨论买辆车买套房的现实,不能与你们讨论孩子的奶粉到底是用多美滋还是美赞臣,总之,这些决策上的事情,也许我只适合和你讨论用多乐士还是佳洁士,又或者杜邦漆还是杜蕾丝。。。 快要情人节了,我已经预感到这将是一个玫瑰花和安全套齐飞的节日将会是多么的五光十色,好吧,新情人们,这是你们确定关系的好日子,老情人们,这也是你们重新找回青春的好日子,只有这样的日子里,人们不需要考虑太多的正比反比,只是在白色情人节的时候,会有些姑娘,需要去看看白大褂,问问自己的姨妈在哪。 好吧,让我们伤感一点,这个不是一个正比的世界,却是一个伤感的世界,随处可见的是大家都在努力的掩饰着属于自己的颠沛,谁也不愿去承认自己的伤感,毕竟伤感并不属于光彩的世界。光怪陆离的欢乐谷永远只是别人拿来安慰你不用太过忧愁的借口,可是只有你自己知道,那百无聊赖的夜晚,就算萤火虫闪的再亮癞蛤蟆叫的再响,也不能排遣你堵在废气管之上的伤。 好吧,我要说什么的呢?我只是想说,其实我还是很开心的,不愁吃不愁穿,只是偶尔烦烦有没有 ** 看。。。

未分类 Also tagged , , , , , , , , , , 21 Comments

一个 ** 导演给你拜年了。

好吧,虽然我比较低调,但是我依然是要给大家拜年的。虽然我一直低调的过活并时刻自嘲着,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谁,更没忘记过自己是谁,当然,顶着 ** 导演的名字在这里混,想低调,委实是比较让人感到困惑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坚持自嘲,就这么不知不觉,我也可以很自豪的说自己是“嘲”人了。 好吧,祝大家在牛年里都是小母牛倒立——牛逼冲天! 新的一年里,这小母牛要遭殃了,得被多少达人拿去说事啊!好吧,很久没有写关于 ** 的事情了,这确实让关注 ** 的影迷们失望了,有人甚至在留言里恶语相讥说劳资停经了,我停个 ** 停,我打小就没来过,真是的。。。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自从 ** 走后,我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download她的片子重新看了一下,说实话,她成名的太早,她出名的时候我还比较榴莲于“我梦见和 ** 一起晚餐”本身,而不是遍寻那蓝色的小药丸。所以,我重看了,说实话,以前的记忆里对 ** 的印象好像她是唱歌的,不然人家唱歌的时候干嘛要唱和她一起吃饭呢?再看之后才想起来我曾经在懵懂之年的某个初夏,一个人半夜偷偷去网吧,窝在角落的那台机器旁,用PP点点通,看她那不大的乳房。。。 fucking。。。好下流。。。 好的,正经的点评一下吧,回想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 ** 的片子确实够吸引人,我相信是在她的春风下,KJ、RJ、69之类的东西才开始普及,就算不是她的风化,她也是学长,也是榜样,最少是劳动模范什么的。。。下片子的时候顺便下到了紫彩乃,哎,前辈啊前辈,我边看边在感慨,你看人家多敬业,都这么大了,还跟毛阿敏一样出来唱,哦不对,是出来拍,还好,不是出来卖。。。哎,口味重,也有市场。

未分类 Also tagged , , , , 32 Comments

写博的初衷

我也不知道是为的什么,也许是为了一种发泄,发泄自己对这个黑暗的社会的不满。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之类对于我来说一点新意都没有,人总想着让自己成为君子,却始终无法摆脱因为虚伪所带来的刻意,如影随形。 我反思过自己的那种直来直往,只有在那点小圈子里,我不需要伪装,不需要争辩,却不想别人在乎这个圈子里的一切,无法看淡。我记得我总喜欢骂你们是傻逼,骂你们是虚伪的小人,其实你们也一样在骂我的目中无人与狂妄自大,更有甚者会在想我是不是背地里还有什么新的招数,好像我亏欠了什么,可笑与可悲之间也许只是年龄的差异,因为年龄所影射的社会阅历与心理状态都无法被一两句话所改变。 我似乎在博客上总是与人格格不入,总是会有卫道士来教育我如何做人慰问我如何出生,其实我这个没脸没皮的人,被你慰问两句就会难受了么?狗屁,我从心眼里不在乎你,我不但不在乎我还会一根筋的问候你八代先人。生活断断续续点点滴滴,我记得小时候喜欢看《科幻世界》,然后总被宇宙的奇妙所感染,但生活在这个银河系的一个星球里,我却只能被束缚,被压抑,我想表达而不能,我想征服却不欲,就这样。 博客给了我自我表达的场所,可以畅所欲言,哪个男人心里没有一坨 ** ?哪个男人脑子里不放几组 ** ?当然有些白痴的男人只知道躲着看白花花的乳房和湿漉漉的 ** ,根本记不住主角长什么样。当然,这些所谓不上台面的事情被我放在台面上一讲,很多人道德上挂不住了,脸红了,青筋暴露了,说我流氓变半夜凉初透态了,说我世俗下流了。好吧,你就让我继续在这下流的河里与泥一起浑浊,我也好看的见你在清白的岸边孤芳自赏,倒也是相映成趣。 说了上面这些话,其实我还是很装比,因为我心里明明在想着别的。熟君子尔小人,何故?算了,等着看球吧。

未分类 Also tagged , , , 38 Comments

春节之后这些天。

最近这两个星期,工作压力大,工作时间长,暴比的事情的非常的多,睡眠不足,昨天头疼了大半天,难受的要命。刚才看到访问统计我的博客访问量排名又上升了一位,呵呵,我只能说感谢那些对 ** 日思夜想的民工兄弟们,正是你们对我博客的关注,才有我这个看起来有点不正常的访问量。 过去半年,不尽如人意,博客写的也很松散,应该换个题目,不能叫 ** 导演,叫小A的情绪发泄场所才对,反思一下,自己好像有点假冒的意思,自己电脑里那点毛瑞脑消金兽片,跟真正的爱好者比起来,小巫见大巫。。。而且自从回来之后,对这方面的爱好与研究的兴趣日趋下滑,电驴什么的被我卸载了已经好长时间了。。。 本来今天早上要睡觉的,但想想手上还有好多事情要做,索性就起来了。。另外今天早上在外面称体重的时候,发现原来自己没有长胖啊,一切都是错觉。。。还是很开心的。。。

未分类 Also tagged , , 17 Comments